<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source id="oxhi7"></source></object></code>
  • <dd id="oxhi7"><delect id="oxhi7"></delect></dd>

      <meter id="oxhi7"></meter>

      <i id="oxhi7"><output id="oxhi7"><wbr id="oxhi7"></wbr></output></i>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object></code>
      <code id="oxhi7"><ol id="oxhi7"></ol></code>

        <meter id="oxhi7"></meter>

        歡迎訪問:亞洲情色,狠狠干-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曉風殘月】9

        第081章說,秦無岸操的你爽不爽?
          「我操你,人人都覺得我是人渣,我不操你,人人也覺得我是人渣,竟然是
        人渣,就要做點人渣的事情出來。」十一哥冷漠的望著葉飛白,「葉飛白,你還
        等什么?還不將衣服脫了,讓大家欣賞一下你的雞巴!」
          「十一殿下,你太過分了。」葉飛白那張清雅不染塵埃的臉,此時已經紅透
        了。
          蕭洛宇眉頭緊鎖,一臉的無奈,慕容仙諷刺十一,他還覺得解恨,誰料到,
        這家伙轉身就報復,「你真是一個混蛋。」
          兩個人一前一后,離開了寢宮,這個身份尊貴,又無恥的十一殿下,他們已
        經無言以對。
          十一哥松開我,可我依舊一動不動的撅著屁股,感受著快感襲來的舒爽。
          「起來,人都走了。撅著小屁股,還真以為我要操你啊!」十一哥將手上的
        蜜汁都抿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支起身子站起來,只覺得兩腿發軟,哀怨的盯著他。
          「我累了,要睡一覺,下午走。」他冷冷的轉身向臥室而去。我連忙追上他,
        「不能多待幾天嗎?」
          十一哥嘆道:「有件很重要的事,我一定要查出真相。」他挽住我的腰際,
        莫名其妙的說道:「我或許真是一個混蛋。」
          「十一哥。」我知道他說的絕對不是我與他的事情,而是另有隱情,「十一
        哥,不管出了什么事,蘭兒會一直都在你身邊的。」
          他摸了摸我的頭,眼中滿滿的溫情,「真討厭其他男人碰你,可你為何非要
        這么騷,非要生病呢?」
          「十一哥。」我纏著他的腰,「我的心里,只有你。」
          「你的心里,是不是滿滿都是想讓我狠狠的插你?」
          「十一哥。」我的臉紅的像蘋果。
          「不要想了,沒力氣了。」十一哥打了一個哈氣,脫鞋,上床,躺下,睡覺。
          我也爬上床,從床頭的暗柜里,拿出一顆混元珠。
          知道混元珠的秘密之后,蕭洛宇就開始為我收集了,現在我已經又有五顆珠
        子了。
          「十一哥,這個珠子可以輔助修煉內功。要不要試一試?」
          十一哥好奇的睜開眼睛,問道:「怎么試?」
          我一愣,愧疚的努了努嘴,「小仙沒有告訴我,男人怎么用?我就知道女人
        怎么用!」
          十一哥翻了一個白眼,「放你騷穴里,我看看你怎么使用的,我就知道了。」
          「十一哥你怎么知道?」我瞪大了眼睛,驚奇萬分。
          「那個慕容仙跟你一樣,都是騷貨。」十一哥冷哼了一聲,我無語的撇撇嘴,
        心中抱怨,為什么我和小仙是如此屬性?
          我將珠子遞給十一哥,「幫我放進去。」
          十一哥接過珠子,在手中把玩,目光閃動奇異之色,「這珠子有一種很不一
        般的氣息。」隨后冷哼了一聲,「真是一顆淫蕩的珠子。」他伸出手指在我的花
        穴輕插了兩下,將珠子向里面推去,珠子由微涼變得微熱起來,過了一會兒,就
        變得熱火。
          「啊!」我忍不住呻吟了一聲,盤膝坐在床上,開始運轉欲女心經。因為打
        通了任督二脈,我可以運轉大周天了,寒毒在二脈之間隱藏,異常安靜。
          真元在全身運轉,經過花穴的時候,一股微弱的清新的氣息帶入經脈之中,
        跟隨著真元匯入了丹田,內力又激進了一份。做完這一切,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后
        的事情。
          我緩緩的睜開眼睛,十一哥好奇的看著我,「你打通了任督二脈。」
          我點點頭,他的眉頭緊了緊,「怎么打通的?別告訴我,你自己打通的?」
        他滿臉的狐疑之色。
          我,我怎么說?我說秦無岸跟我雙修,采陽補陰,然后打通的?那我就不要
        活了!
          「父王給了我一顆藥,吃了,就打通了。」藥是秦無岸。
          「還有這種藥?」十一哥的眉頭一緊,「我怎么不知道老頭子還有這種寶物?」
          「打通就是打通了唄!這個又不是很困難的事?」我翻了一個白眼,不想他
        在糾結這件事。
          他冷哼了一聲,「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整個王府,除了老頭子,打通
        任督二脈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大哥,一個是老九。」
          「十一哥,你連任督二脈都沒打通?」
          我說完這話就后悔了,十一哥怨念的看著我,怨念,無限的怨念。
          「死丫頭,你一定騙我,老頭子有那種藥,一定不會給你吃,給老十,給我
        吃,都不會給你吃。你打通任督二脈,對你沒有一點的好處。是不是被哪個內力
        渾厚的男人操了,雙修的時候,不小心就打通了?」十一哥掐著我脖子,窒息的
        感覺讓我只翻白眼。
          「我說,我說。」他方松開了我。
          「父王給我安排了一個男人,給我采陽補陰。」我的聲音小的就跟蚊子一般。
          「秦無岸?」他反問道。
          「是。」我小心的點點頭,恐他又暴躁起來。
          他一下將我按到床上,巨大的手緊,掐的呼吸困難,他表情猙獰,大吼:
        「他操的你爽不爽?」
          「十一哥,不要這樣,不要這樣。」他反復無常,隨時暴走,前一刻或許柔
        情似水,后一刻就會暴躁。
          我楚楚可憐,他緩緩松開我,怒意未消,不過聲調還是緩了下來,「對不起。
        我沒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他抱住我,「小妹,我真的受不了,我真的不想任何
        男人操你。老十操你,我心里有準備,可是別人,我真的受不了。」
          我仰躺著,淚水順著眼角低落。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可我就是過不去心的坎。一想到你被其他男人壓
        著,我就想去殺了那個人,小妹,我怕你死,我也不想別人碰你,小妹,怎么辦?
        怎么辦?」十一哥突然哭起來,我第一次看見他哭,哭的很傷心,卸去了所有的
        偽裝。
          我十七歲,他也不過才二十歲。明明我們應該無憂無慮的享受生活,享受我
        們的愛情,可是死亡,卻好似一把利劍,懸在我的頭頂。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活著。
                 第082章雙修的極致——陰陽周天H
          不知道我們哭了多久,十一哥擦干淚水,又換成了那副冷酷的模樣,冷冷冰
        冰的說道:「如果忍不住,就讓他們操你,我問你的時候,你不要承認,我如何
        折磨你,你都不要承認,記住了嗎?」
          他翻身下床,我從身后抱住他,「你也要記住,我的心中只有你,你是我的
        夫君,你是我的全部。生當同衾,死亦同穴。」
          「混元珠,給我一顆。」
          「在小穴里,十一哥自己拿。」我故意如此說,只想他能多停留一刻。
          「小騷貨。」他轉身托起我的腰,伸手插入小穴之間,我順勢吻住他的唇,
        含住他的舌頭,不放開他。他摳出混元珠,撩起衣擺,就將肉棒擠進我的身體,
        「騷貨,就喜歡被男人操!」
          「十一哥,先不要走,你跟蘭兒雙修一次再走,蘭兒看看能不能幫十一哥打
        通任督二脈。」
          「騷貨,哪有那么容易。」肉棒在小穴里,一出一進,帶動起軟肉興奮的不
        停收縮吸入,欲女心經竟然在自主的運行,產生無盡的快感,整個身體就好似燃
        燒了起來。
          「十一哥,運轉內力。小心點,我現在有些控制不了。」
          「放心。」
          我釋放九陰真氣的同時,將丹田處的真元也運轉起來,這才是我自己的內力,
        真元摻入了混元真氣更加的精純,在運轉中,融合九陰真氣,在花穴處,被十一
        哥提取出來,融入他的身體,他咬著我的舌頭,雙手開始解開衣服,騰騰的熱氣
        從兩個人的身上蒸發出來。
          真元不停的運轉,形成了一個陰陽周天,那一時刻,我感覺到了混元真氣的
        強大,進入十一哥體內之后,它又開始為他洗精伐髓,我們瘋狂的做愛,瘋狂的
        雙修,兩個人纏繞在一起,一刻都不要分開。
          不知瘋狂了多久,我們重重的倒在床上,全身的汗水,身體黏黏的,十一哥
        更是好似干了一場勞累的體力活,全身黑乎乎的。
          「任督二脈,竟然有松動的跡象了。」十一哥抽動肉棒,精液淫水順著我的
        大腿,流到床上,十一哥重重的倒在床上,大口的喘著粗氣,「騷貨,我現在動
        都不想動一下。」
          「十一哥,你身上好臭。」我苦著臉,去推他。
          就在這時,蕭洛宇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嚇的我忍不住驚叫了一聲,「洛宇,
        你……」
          「混元珠的能量,竟然能讓人在雙修中,達到運轉陰陽周天。為何前人都沒
        有發現?」他的眉頭緊扣著,「吸收混元珠能量的只有陰性真氣,而且必須還要
        雙修,雙修對象,必須還要有足夠的內力,這么多的條件,只是偶然事件,而且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找到那么多的混元珠修煉。可能連慕容仙都不一定能做到運轉
        陰陽周天。」
          蕭洛宇自言自語的說道,我聽的云里霧中的。
          「猜的不錯,還不快扶本殿下去沐浴。」十一哥現在連胳膊都抬不起,欺負
        蕭洛宇卻是一點都不含糊。
          「現在想起求我了。」蕭洛宇冷哼了一聲,「要不要做筆交易,我扶你去沐
        浴,你讓我跟公主歡愛一次。」
          我羞得連頭都抬不起來,男人都是禽獸。
          「小妹,聽見沒?這才是人渣。」
          「以暴制暴而已。」蕭洛宇冷笑道,用床單將十一哥包裹起來,用力一拉,
        扛起來就向溫泉殿而去。然后我清晰的聽見,「噗通」一聲,十一哥被蕭洛宇丟
        在了池子里,隨后便是十一哥的罵聲,「混蛋,你就不能輕點。」
          「對你,還是省省吧!」
          蕭洛宇又返回寢宮,將我抱起,送到了溫泉殿。對我,他就是輕拿輕放了。
          我游到十一哥近前,看著悶悶不樂的十一哥,勸道:「其實洛宇很好的。」
          十一哥翻了我一眼,「叫的可真親。」還在生氣被粗暴的丟在池子里。
          「我挺喜歡他的名字,蕭洛宇。叫起來,總有一種很飄然的感覺。」
          十一哥又翻了一個白眼,我連忙又說道:「十一哥,風清揚的名字,也很好
        啊!」
          我拿起汗巾,為他清洗身子,一層油膩膩的,「真臟。」我移到溫泉的上游,
        不想受到污染。
          「洗精伐髓,排出污垢,難道你沒經歷過?」
          「有啊,可沒你這么臟。書上說,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真對。」
          「一天不看點好書。」十一哥拿起汗巾,只得自己清理。
          「葉飛白天天給我講《詩經》《論語》,我都要煩死了。當然要找些閑書來
        看。」
          「他還給你講課?」
          「是啊,每天都講,最喜歡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和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
        琚。」
          「別的我不知道,這兩篇我倒是知道。」十一哥冷哼了一聲,「這是他在為
        自己洗腦啊。暗示自己,你是窈窕淑女,他要愛上你。下一篇,投我以木瓜,報
        之以瓊琚。你將木桃投贈我,我拿瓊瑤作回報。你將木李投贈我,我拿瓊玖作回
        報。表面意思是禮尚往來,其實他是想說,他得到了敬王府的幫忙,他就應該回
        報敬王府。你說,他有那么強迫自己喜歡你。」
          「我都跟你說了,他是迫不得已,為了全家人,才在怡春園的,你還非要羞
        辱他。」我弩著嘴,不滿的說道。
          「我討厭他長的比我好,不行嗎?」
          「十一哥,你好小氣。」
          他伸手將我攬在懷里,「哪個男人大方到將自己的女人丟在狼窩里?」
          「我才是狼。」我枕在他的肩膀上。「你這么臟,都將池水污染了,得要洛
        宇換水了。」
          「換個池子,不就行了。真矯情。」
          「那些池子都很大,多浪費水啊!」
          「你是公主啊,怎么還這么摳?」
          「這是節約。」
          「你一個人住這么大的院子,你怎么不節約?」
          「十一哥跟我一起住,不就利用起來了嗎?」
          「然后十一哥什么也不干,每天就操你。」他的眉頭挑了挑。
          「這樣自然是好的。」
          「小騷貨,你沒救了。」
          十一哥沐浴之后,就離開了怡春園,他怕自己又忍不住操我,就沒法做事了。
          第083章公主,想不想要洛宇的大肉棒H
          用過了晚餐,睡覺還有些早,我將混元珠又塞進了花穴,緩緩的吸收里面的
        能量。寢宮里,安安靜靜,有些熱,我就將衣服都脫掉,赤身坐在床上發呆。上
        午剛剛跟十一哥雙修過,本應該吃飽了,可身體還是感覺有些空虛,特別是將混
        元珠塞入花穴之后,熱熱的珠子,燙的我春心繚繞。
          我已經徹底沒救了。低頭又瞧見自己小窩頭般的小乳,心碎了一地。
          「洛宇,洛宇。」我喊他,讓他幫我吸吸,十一哥的性格急躁,每次都吸的
        我好痛,跟十哥在一起多半都是為了緩解寒毒,秦無岸那個變態,就知道操,要
        么就到處亂捏,一點情趣都沒有。
          很快,他出現在我的床前,溫柔的問道:「公主,怎么了?」
          「你幫我吸吸乳頭,小仙說多吸吸會變大。」我撇著嘴說道,唯恐他不答應。
          「恩。」他淡淡的回答一聲,掀開床上薄紗的簾帳,便看見我的胴體,「怎
        么不穿衣服?」
          「混元珠放小穴里了,有些熱。」
          他坐在床邊,大手托起我的腰際,低頭輕柔的含住乳頭,輕輕的舔弄,溫和
        的刺激,很舒適的蔓延開來。
          「嗯嗯,洛宇,你舔的我好舒服。以后每天你都要給我吸,我也想要小仙那
        樣的大奶子。」他含著,舔著,唇落在整個的嬌乳上,我的花穴開始滲出蜜汁,
        洛宇的大手按在我的大腿處,揉捏,我想推開他,可是又覺得很舒服,任由他一
        點一點的摸到了兩腿間,手指在陰唇上深深淺淺的按著,整個陰唇好似膨脹起來
        一般,含著蜜汁不停的收放。
          「洛宇,我……」我抱住他的頭,讓他更深的吸我的乳頭,他的手指分開陰
        唇,小心的向里面推動,花穴的軟肉發現異物,迫不及待的吸吮。
          在乳房和小穴雙重的刺激下,我竟然感受到飄飄欲仙的感覺,不過,還不夠,
        還不夠,我還想要更多。
          「公主,想不想要洛宇的大肉棒?」他吐出了我的乳頭,勾引的說道。我還
        沒等回答,他便脫去了外袍,拉著我的手,抓住了他火熱的肉棒,「公主,你摸
        摸,它是不是很燙,很硬。想不想要?」
          「洛宇,不要這樣。」我手里抓著與十一哥尺寸相似的肉棒,嘴上雖然說不
        要,心里卻想著,這個尺寸正好,不會像秦無岸那樣,每次插的時候,都會有腫
        脹感,也不會像十哥,整根插入就會因為太長,會痛。
          「公主,你不說我不說,沒人會知道的。讓你的小花穴,吸吸洛宇的肉棒吧!」
        他的手指依舊抽插我的小穴,舒服的感覺,直沖到我的頭頂。
          「你好像一只勾引小白兔的大灰狼啊!」我苦著臉,進退兩難。
          「小白兔快點吃掉大灰狼的胡蘿卜吧,大灰狼的胡蘿卜又熱又燙,小白兔張
        開你的小嘴,吃掉大灰狼的胡蘿卜吧!」蕭洛宇充滿著情欲的聲音,讓我有些抓
        狂,明明司馬昭,路人皆知的戲碼,可我就是難以拒絕,他太了解我了,他已經
        吃到我的骨頭里。
          他咬住我的唇,探出舌頭勾引我的小舌,濃重的喘息,讓我身子更熱更燙更
        加的需要更大的物件插入我。
          「洛宇,不要這樣,我受不了了。十一哥會知道的。」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十一殿下不會知道的。公主,洛宇的大肉棒好痛啊,
        公主,求你了,吃掉洛宇的大肉棒吧。洛宇每天都給你吸奶頭,洛宇也會每天給
        公主舔小穴,讓公主的奶子長的大大,跟慕容姑娘一樣大,讓公主的小穴每天都
        舒舒服服的。」
          「洛宇,不要說了,不要說了,快點插進來,我想要你的大肉棒插我。」我
        被他弄的都要崩潰了,男人都太可恨了,明明那么想操我,竟然可以如此給我洗
        腦。
          他得到了我的滿意答復,拽掉身上最后一塊遮羞布,赤裸著胸膛,將我壓倒
        在床上,巨大的肉棒,火熱熱的抵在穴口。
          「混元珠,混元珠,還在里面。」我的胸脯因為緊張上下起伏,發出的聲音
        都帶著嗲音。
          他修長的手指,探出花穴,我忍不住一陣嬌喘。混元珠,脫離花穴的一瞬間,
        一根堅挺的大肉棒,就堵在了穴口,蕭洛宇腰身一挺,整根淹沒。
          「啊!」我的雙腿纏住他的腰際,黑暗里的我看不見他的臉,但能感受到他
        忍而不發的喘息。
          「公主,又濕又緊又熱,我想射了。」他托起我的腰際,讓我能看見我俊朗
        的容顏,此時都捏在一起。
          「挺住,不要射。你放下我,從后面進來,淺一點插。」我小心的引導,唯
        恐他第一次保持不住,失了精關。
          我們兩個倒在床上,他抽出肉棒,我忍不住又是嬌喘,斜側著身子,「洛宇,
        淺一點插。」
          巨大的龜頭在花穴的入口磨磨蹭蹭的,淺淺的抽插,「公主,你的小穴好會
        吸。」
          「忍著點,不要射。」他受到了我鼓舞,更快的抽插起來,也試著一點一點
        的深入花徑,終于在抽插了幾十下之后,他能把握尺度了,一股濃烈的精液射入
        了我的花壺中。
          「嗯。洛宇,好燙啊!」我嬌喘著,拉著他躺在我身邊,他撫摸著我的面頰,
        親吻上我的唇,回味著交合的甜蜜。
          我們交換著口中的律液,我又動情了,蕭洛宇松開我的唇,「公主,你太美
        了,我還想要。」
          「進來,我也想要你。」我貼著他熱火的胸膛,手臂搭在他的腰上,他的腰
        結實有力,好似有使不完的力氣。
          這一次他抬起我一條腿,從前面插入,他想看見我如何在他的身下承歡。我
        扶著他的肩膀,任由他一下一下的抵著花心,都將我抵到了床頭。
          「我的頭磕到床頭了。洛宇,換個姿勢。」我嬌喘的央求道。
          他將我向后一拉,肉棒更緊的掩在身體里,用暖枕墊起我的頭,「就要這個
        姿勢,我每天都在想,公主被我插會是怎樣的表情。我想看得更真切一些。」
          第084章公主,公主,你就是女王H
          「洛宇,你好壞啊,每天都想著插人家。」嬌弱無力的聲音,甜進了男人的
        心里。
          「以后一定要天天插著公主,一刻也不要離開公主的身子。」蕭洛宇的肉棒
        緊裹在花穴里,每一次抽動都帶著酥麻的快感,蕭洛宇的動作很慢,勾著你總渴
        望他再快一點,再深一點,可他偏偏不,就那么一下一下的操你,這種感覺很舒
        適,就像含著一塊糖,一直的甜著。
          「啊,啊!啊,啊!洛宇不要折磨我,快點,好不好?」我央求他,想得到
        更多的快感。
          「我想操你一夜,怎么可以快?」蕭洛宇淫笑道。
          「人家會被你操壞的,明天葉飛白會知道的。」我的小肚子被肉棒插的一拱
        一拱的,忍不住咬住手指,恐口水流出來。
          「公主想不想要葉飛白的大肉棒插你?」蕭洛宇又勾引道。
          「飛白不喜歡我的。」我接受了蕭洛宇的那一時刻,心中的防線已經退縮了,
        我想要男人,想要男人插我,操我,一刻都不要停,讓肉棒填充我的身體吧。
          「葉飛白的大肉棒跟洛宇的一樣大,公主,一定會喜歡的。」
          「他不喜歡我的。啊,啊——」
          「公主的身子這么美,小穴又濕又緊又會夾,什么樣的男人都會臣服的,只
        要公主喜歡,什么樣的男人都是公主的,每天都有男人舉著大肉棒一起插公主,
        好不好?」
          我被他說的頭皮發麻,「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我受不了了。」
          「為什么不說,公主不喜歡嗎?男人們都脫光了衣服,站成一排,每個人的
        大雞巴都翹起著,只要公主喜歡,他們都會喂給公主的小穴吃大肉棒。公主只要
        躺著,張開腿,就會有大肉棒服侍著公主,讓公主高興,讓公主一直的高潮。公
        主,想一想,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公主的寢宮里,滿滿的都是赤裸的美男子,
        他們陪著公主玩耍,陪著公主跳舞,隨時隨地的用大肉棒操著公主的美穴,公主,
        公主,你就是女王……」
          「啊——」我在蕭洛宇的幻想里高潮里,他滾熱的精液也將我的子宮灌得滿
        滿的,我們依偎在一起,大口的喘著粗氣,他的肉棒,還在股股的噴出精液,刺
        激的兩個人都顫抖起來。
          「你可真淫蕩。」我嬌羞抱怨道。
          「公主,你被我操的第二炮就高潮了。」他竟然傻笑起來,「公主,你剛剛
        高潮了。」
          我回味著高潮的余味,我可以噴出蜜汁,但是高潮依舊不是很容易就能達到,
        這家伙真是太了解我了,操我第二次就讓我高潮了。
          他壓在我的身邊,舔著我的唇,「公主,我剛剛說的,你是不是很想要?」
          「葉飛白的肉棒,真的跟你一樣大嗎?」
          「我現在就抱公主去看,好不好?他就住在公主寢宮的隔壁,你叫的這么大
        聲,他一定會聽見的,想來這個時候,他的肉棒一定又硬又熱。」
          「你好壞啊,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我和葉飛白一起服侍公主,好不好?公主想讓那個大肉棒插,就讓哪個大
        肉棒插。」
          我的小穴在語言刺激下,狠狠的夾緊了蕭洛宇還留在我體內的肉棒,他「嗯」
        了一聲,肉棒便又硬了起來。
          「公主,你的小穴夾到我了。」
          「誰讓你瞎說的。」我撇著嘴,幻想著葉飛白的大肉棒操我。葉飛白,連十
        一哥都忍不住妒忌容顏的男子,真想張開腿,讓他操。
          「洛宇,插我,我還想要……」
          「公主,不想要葉飛白的大肉棒嗎?」
          「我想要讓他主動的來操我,讓他看見我,就能支起大肉棒,讓他看見我,
        就想操我的小穴,洛宇,插我,插我,不要停,插我,插爛我的小穴,沒日沒夜
        的操我,我想要,我想要大肉棒,我想要……」
          我被蕭洛宇插著睡著了,又被他插著醒來,小穴滿滿的都是精液,寢宮里,
        都是糜爛的味道。
          蕭洛宇拔出肉棒的時候,已經日上桿頭,不過兩個人都沒有提議起床,就那
        么膩在床上,撫摸著彼此的身體,愛不釋手。
          直到中午,他才抱著我去沐浴。
          沐浴后,他為我選了一套開胸的漢裝裙子。裙領開到肩膀,肩膀和半個酥胸
        都露在外面,而且他不讓我穿褻褲,裙叉開的很高,能看見白花花的大腿,如果
        仔細看,連小穴都會若隱若現。
          「洛宇,怎么能穿成這樣?」就是妓女也不會穿成這樣勾引男子啊,也不知
        道這套衣服,是誰設計的,是什么時候出現在我的衣柜里的。
          「漢朝的女人就穿成這樣啊!」蕭洛宇淫笑道:「真美,這樣,隨時隨地都
        能操你了。」
          「你真是混蛋。」我就要將衣服脫下去。
          他抓住我,低聲說道:「不要脫,我喜歡看。」
          「飛白也會看見的。」我撅起了小嘴。
          「看見不是更好,讓他的肉棒腫的大大的。看他能忍到什么時候?」蕭洛宇
        陰險的笑道。
          「不許讓別人進怡春園,我只讓你們兩個人看。」
          「誰看挖了誰的眼睛。」他在我的面頰親了親,然后拉著我出了臥室。寢宮
        的大廳里,葉飛白已經等候多時了,午飯也擺好了。
          當他看見我的時候,愣的筷子都掉到了地上。
          「公主,你怎么穿成這樣?」葉飛白連忙轉過身,不敢再看,「這讓大殿下
        知道,成何體統?」
          「我就說不要這么穿,你非要我這么穿?」我撅起小嘴,開始訓斥蕭洛宇。
          「葉飛白,公主穿的不漂亮嗎?這怡春園里,就我們三個人,就算是她什么
        也不穿,也就我們兩個能看見。你是男人,還要不好意思嗎?」蕭洛宇冷笑道,
        拉著不情不愿的我坐下吃午飯,坐下之后他還不老實,一只手喂我吃東西,一只
        手從裙叉處探進來,摸我的大腿。
          葉飛白沒有再說什么,也坐下開始用膳,蕭洛宇的動作很大,加上我不停的
        扭著腰際,葉飛白很清楚的知道,他在做什么。他的面色變得微紅,不過他依舊
        忍著,他知道自己的責任,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
          第085章洛宇,不要摸了,人家要吃飯H
          葉飛白抬頭瞄了一眼我的酥胸,圓潤堅挺,他又忍不住低下頭,自顧自的吃
        午飯。
          「洛宇,不要摸了。人家餓了要吃飯。」我嗲著聲音。
          「我已經硬了,插著你,好不好?」
          「洛宇,飛白也在呢!」
          「在就在嘛,他以后也是要陪公主操穴的。」
          昨天,蕭洛宇還在罵十一哥王八蛋,今天他做的比十一哥更過分,男人真的
        都是禽獸,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
          「洛宇,不要這樣。」我甜膩的聲音,說著不要,其實滿滿都是你插我,操
        我,我想要。
          他托起我的腰,放出肉棒,在穴口輕輕的插了兩下,就整根插了進去,發出
        「噗呲」的一聲水聲,葉飛白忍不住抬頭望向我們。
          「啊!好漲啊!」我的目光朦朧起來,意亂情迷,嬌弱無力,更添了幾分風
        情。我坐在蕭洛宇的腿上,他的一只手抓著我一只嬌乳,另一手喂著我吃東西。
          他玩弄著乳頭,很快兩只嬌乳都露在了外面。
          葉飛白震驚的表情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了,他硬了,他一定已經硬了,隨
        后他奪門而出。
          我明顯的看見蕭洛宇的眉頭緊了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洛宇,你怎么了?」我嬌喘著問道,小穴忍不住又開始夾他的肉棒了。
          「世子已經下了命令,他如果再爬不上你的床,敬王府將放棄對葉家的庇護。」
          「大哥真是無聊。」我依在蕭洛宇的懷里,「他這么做,倒是給他壓力了。」
          蕭洛宇的手,揉捏著我的嬌乳,「告訴我,想不想得到葉飛白?」
          「你好奇怪,那么愿意把我拿出來分享嗎?」我挺起腰身,去端了一碗熱湯,
        依在他懷里喝。
          他的目光淺淺的看不出心思,「誰愿意分享女人?只是你必須要靠男人養著。
        我可不像十一殿下那么自私。」
          「不許說十一哥。」我揚手將喝的湯碗丟了出去,只聽見「啪」的一聲脆響,
        緊跟著我就要起身,離開他的懷抱,他連忙將我抱住,哀求道:「公主,我錯了,
        我錯了,不要生氣。」
          「放開我,討厭。快點放開我。」我掙扎推他,他就是不松開,我張開嘴,
        咬在他的胳膊上,他一動不動只任由我咬著。我雖然生氣,也不會連皮再肉的咬
        下來,咬了一會兒就松開了他,他的胳膊上兩排整整齊齊的牙印,我氣的全身發
        抖,誰也不許說我的十一哥。
          「吃完飯,我帶你出府玩,好不好?」蕭洛宇討好的問道。
          「真的?」一聽出去玩,我的怒氣便消了幾分。
          「當然,不過公主能不能再讓我操你一次,讓小穴里滿滿都是精液,才出去。」
        蕭洛宇不顧手腕上的傷口又甜膩膩的問道。
          「你現在不是正插著人家嗎,當然要射了才能出去啊!」我撇撇嘴,越發覺
        得蕭洛宇討厭,總能抓住我的小辮子。
          用過午飯,又被他操了一次,小穴灌滿了精液,熱熱的,濕濕的,我夾緊雙
        腿,讓穴口閉合,不讓精液流出來。
          然后換了一套素色的長裙,裝扮的美美噠,就上街了!
          午后的洛陽城,帶著懶散的暖氣,天空比敬王府也大了很多,我狠狠的吸了
        一口府外的空氣,就是不一樣的感覺,滿滿的都是自由的味道。
          「想去哪里玩?」蕭洛宇討好的問道。
          「去西市,哪里有西域人烤的大肉串。」我舔了舔嘴唇,想起流油的大肉串,
        連口水都多了起來。
          「不干凈。」蕭洛宇的眉頭緊了緊。
          「就要吃大肉串,就要吃大肉串。」我立即不滿起來,蕭洛宇就是一個奶媽,
        什么都要斤斤計較。
          「好好,去西市吃大肉串。」兩個人溜溜達達的向西市而去,這里緊鄰著西
        城門,是洛陽城最繁華的一處。商鋪林立,各地的商人匯聚于此,每天都是熱熱
        鬧鬧的。
          小商小販的叫賣聲,馬車的軒轅聲,駝鈴聲,匯聚一處。
          我很久沒有出來逛街了,東瞅瞅西望望,對什么都生出幾分的好奇。蕭洛宇
        緊緊的拉著我,唯恐我趁他不注意,就消失了蹤跡。那都是我十三歲之前,才做
        的事情了,我現在都十七歲了,怎么會那么無聊,在集市自己溜掉,我的兜里又
        沒錢。
          呼呼,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去過泌陽,去過忻州,還去過太原,討厭又
        想起了秦無岸。我雖然是公主,但不意味著我的生活常識是渣啊!沒看過豬跑,
        還沒吃過豬肉啊!
          「羊肉串嘍,羊肉串嘍,正宗西域羊肉串嘍!」舌頭沒擼直的叫喊聲,將我
        吸引了。
          「大肉串,快,就是這家的大肉串。」我立即指著這家的招牌給蕭洛宇看。
          蕭洛宇立即擠進人群,直接丟了一塊碎銀子,「十串。」
          烤串的大胡子,眼睛一亮,立即將別人烤好的肉串,遞給了他。
          紅樹枝的大簽子,滿滿的十串大肉串,一咬滿口流油,蕭洛宇看著我吃,忍
        不住緊起眉頭,吃相很難看,是不是?我翻了一個白眼,才不要讓他看。
          一邊咬著大肉串,一邊繼續逛。
          「駕……」兩匹駿馬橫沖直撞的從西城門飛逝而來。
          尼瑪?嚇的我,抓著我的肉串,向路邊躲閃。
          兩騎紅塵飛馳而過,經過我身邊之時,突然都勒住了馬韁,他們想搶本宮的
        肉串不成?
          我抓緊肉串,仰頭一望。
          尼瑪,刺目的陽光下,男子英俊的面孔,好似與日月同輝。
          「九哥……」另一個,「英琦……」
          九哥調轉馬頭,風馳電掣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整個人直接落在他的馬上,他
        一口親在我的臉上,「小淫娃,想死九哥了。」
          「九哥。」我哭喪著臉,「你幾天沒洗澡了,一身的汗泥味。」
          「這才是男人的味道。」九哥大笑起來,揚起馬鞭,將一臉怒火的蕭洛宇拋
        在身后。
          九哥追上裴英琦,他目光微涼的瞧了我一眼。我立即討好的嬌聲嬌氣的叫道:
        「英琦哥哥。」
          他沒有回答,而是對著九哥拱了拱手,「九殿下,我先行回府,回見。」揚
        長而去。
          第086章用點力,你八哥可比你會吸H
          九哥回府,直接到了怡春園。
          「一直聽說你有溫泉,讓九哥我享受享受。」這家伙是來洗澡的,我去,還
        真把我這里當澡堂子了。
          進了宮殿,直接卸去了盔甲,光溜溜跳進了我的溫泉,而且還是蓮花瓣最中
        心的大池子,這要污染多少水啊?我都是游泳的時候,才會使用大池子,這家伙
        直接用來洗澡。
          溫泉殿內,一共有九個池子,一大八小,蓮花形。
          「你真討厭,用我游泳池洗澡。」我坐在岸邊,哀怨的看著他,哀怨,很是
        哀怨。
          「同樣是他的子女,你可以享受,我為什么不可以?就用你的游泳池洗澡能
        怎么樣?」九哥又泛起了無賴病。
          「討厭,壞人。我把你的衣服都丟出去,一會讓你光屁股出去。」
          「光屁股就光屁股,我還怕了你不成。」
          「你這么能這樣?」
          「我一會還要露鳥呢,你要不要看?」
          「無恥。」
          「過來,讓我親兩口。隨便檢查一下,最近有沒有被男人操。」
          「陳子憂,你怎么越來越不要臉了?」我怒了,終于怒了,「你這個樣子,
        八哥知道了,會多傷心。」
          提起八哥,九哥的臉色頓涼,冷冷的說道:「提他做什么?」
          「啊?你轉性了,難道不喜歡男人了?」
          「誰說我喜歡男人?我只是喜歡他而已,不過現在,相見不如不見。」九哥
        捧起泉水,揉著疲倦的面容,「連續趕路好累。」
          我匍匐在岸邊,湊到九哥的面前,「你們怎么回來了?父王呢?還有三哥,
        五哥,六哥呢?」
          「是皇上召英琦回來,父王擔心府里,讓我回來瞧瞧。」九哥轉頭正看見我
        貼著他的肩頭,唇突然貼了過來,在我的唇上親了一口。
          我連忙躲開,喝道:「你干嘛啊?就算是轉性了,喜歡女人了,你也不能對
        我下手啊!」
          「你又不是貞潔烈女,親一下還會少塊肉嘛?」
          「討厭。」不知道為何至從那次跟九哥舌吻之后,兩個人就好似有些了某種
        不同。我怒罵了一句,就要離開溫泉殿,任由他自己在溫泉里泡著。沒等起身,
        這家伙突然從池子里,躍出來,將我壓在了地上,我驚慌的瞪大了眼睛,「九哥,
        你要干什么?」
          「不強暴你,就是想摸摸你,親親你,在軍營里,都是男人,太單調了。」
        九哥開始解我的腰帶。
          我無力抵抗,眼中有淚水滲了出來,「九哥,不要這樣好不好?」
          九哥見我哭了,松開了手,「讓我摸摸,就這么難以接受?」
          「不是難以接受,是害怕跟九哥做了不該做的。」
          「想什么齷蹉的事呢?九哥就摸摸你,親親你。你以為我是你十哥,十一哥
        呢,就知道操你。我就是很好奇女人的身體,為什么男人都喜歡,每天一談論起
        來,都眉開眼笑的。」九哥認真的說道。
          「真是這樣?」
          「你以為是那樣,我只是懶得去禍害別人家姑娘。」
          我徹底無語了,這個好龍陽的怪胎,父王怎么就不掐死他呢!我只得配合他
        解開了衣服。
          蕭洛宇回來的時候,看見就是這樣一幅畫面。溫泉殿的地上,九哥撅著屁股,
        親吻撫摸一絲不掛的我,想想這景象我也是醉了。
          「九殿下,這……」蕭洛宇也懵住了。
          「滾出去。」九哥英挺的面容一涼,嚇的蕭洛宇連忙關上了門。
          九哥咬著我的乳頭,好奇的吸允著,「九哥,你這樣,我會受不了的。」
          「想要男人插你了?」九哥奸笑道。
          「九哥……」我羞澀的滿臉通紅,皮膚都呈現其誘人的緋紅色。
          九哥坐起來,好似在欣賞一件藝術品,「小妹的皮膚真白,還很軟,之前怎
        么都沒發現呢?」
          「九哥不要說了。」
          「讓九哥好好看看。」
          此時,王府的大廳里,有侍衛稟告道:「大殿下,九殿下回來了。」
          「人呢?」大哥眉頭輕挑。
          「回來就去了怡春園,一直都沒出來。」
          「去哪了?在說一次!」大哥臉色一變,驚訝的以為自己聽錯了。
          「怡春園,十三公主的住處。」
          「還一直沒出來?難道這家伙轉性了?」大哥的眉眼舒展開,淡淡的說道:
        「不要管他。」
          我自然不會知道,大哥此時的心境,不過九哥這個魔頭如果能對女人產生興
        趣,卻是家里一件樂事,而為什么我就那么倒霉,要成為他的性愛老師呢?沒天
        理,沒天理。
          「九哥,不要摸了。」從上到下,我的每一片肌膚,他都沒有放過,撫摸,
        親吻,他甚至分開了我的雙腿,仔細的打量我的花穴,還好奇的用手指捅。
          這一捅,不要緊,蕭洛宇留在里面的精液,混合著剛剛涌上的蜜汁,直接讓
        九哥看見了一出溪水長流。
          「女人的騷逼,都是這樣的嗎?一碰就流水嗎?」九哥已經化身成了好奇寶
        寶。我羞恥的捂住臉,「九哥,不要玩了。」
          「插進去,會如何呢?」九哥的手指又向里面推了推。
          「啊,九哥。」我敏感的身子,直接夾住了九哥的手指,「真是小淫娃,手
        指都能夾住。」
          九哥抽動手指,坐在地上,將我拉起,按在了他的兩腿之間。九哥的大肉棒
        已經堅挺著,又大又粗又紫,不比秦無岸小上多少,這要是插進八哥的菊花,非
        要血流不止不可。
          「九哥,你這么大,怎么跟八哥交歡的啊?」
          「快點給我吸。」九哥壓著我頭,我只能張開嘴,含在大龜頭,狠狠的吸著。
          「用點力,你八哥可比你會吸。」九哥享受口交,還拿我做比較。我也終于
        知道了,九哥看似兇殘,他和八哥之間,也僅限于口交而已。我伸出手,托住九
        哥兩顆碩大的蛋蛋,不停的揉捏,同時吸吮大龜頭的同時,小手也不停的為九哥
        擼。
          他的大肉棒,又大又硬,又因為長時間在軍營里,沒有釋放,從龜頭滲出的
        精液,都帶著濃烈的男人氣息。這家伙這是憋了多久了?
          第087章陳子憂,你個混蛋H,3P
          「啊,啊!小妹,你吸的九哥好舒服,好好給九哥舔,九哥將存了半年的精
        液都喂給你。」九哥英俊的面容有些意亂情迷。
          「九哥,操蘭兒的小穴好不好?蘭兒都濕了,好想要大肉棒啊!」我口里含
        在肉棒,吱吱嗚嗚的說著。
          「這個不行,九哥做不到,快點吸,給九哥吸出來,九哥就喊蕭洛宇操你。」
          「九哥,蘭兒濕透了。九哥,你的大肉棒,蘭兒好喜歡。」九哥雖然霸道,
        倒是全身都充滿了陽剛的氣息,更何況我的口中含著他的肉棒,不插到小穴里,
        總覺得是浪費。
          「蕭洛宇,給本殿下滾進來。」九哥的眼中籠罩起一層的水色,隨時都要射
        精,不過他依舊忍著,想得到更多的快感。
          蕭洛宇小心的從門口擠進來,可見他很膽怯九哥。
          「把衣服脫了,過來操這個小淫娃。」九哥命令道。
          蕭洛宇也看見了這個場面,九哥雙手撐地,微微仰著上身,而我搖晃著小屁
        股在給他口交。好淫亂啊!
          「洛宇,快來操我啊!我受不了了。」我揚起頭,哀求的望向蕭洛宇,九哥
        因我的小嘴離開他的大肉棒,一下子按住我的頭,「好好給我吸。」
          我又一口咬住九哥的大肉棒含在口中,雙手為他不停的擼著。
          「還不快過來。」九哥怒斥道,驚醒渾渾噩噩的蕭洛宇,蕭洛宇全身一緊,
        拽開長袍,露出里面堅實的肌膚,巨大的肉棒更是已經堅挺起來。
          他一邊走著,一邊擼著,呼吸都變得濃重。
          他走到我的身后,單膝跪下,手指插進了我的花穴,一陣麻酥感,全身一緊,
        緊跟著一條熱火的肉棒擠進了花穴,我忍不住吐出了九哥的肉棒。
          九哥壓著我的頭,這么會輕易放過我。而身后的肉棒也開始大力的抽插起來,
        「啊,啊,啊。」九哥按住我含住肉棒,他挺起腰身,在我的口中抽插,將我的
        呻吟聲都堵在口中,巨大的肉棒抵著喉嚨,有些要嘔吐的感覺,我想推開他,可
        又被他死死的抓住。窒息,沖撞的感覺,讓我的眼淚都憋了出來。
          兩個大肉棒一前一后的奸淫著我,這是前所未有。
          當九哥射出濃烈的陽精,我酥軟的倒在他的懷里,任由蕭洛宇還在不停的抽
        插,直到他也射出精液,我大口的喘著粗氣。而九哥這個混蛋,將我沒有吞下的
        精液都抹到我的身上。
          「小妹,真舒服,快給九哥舔干凈。」
          「九哥,你太混蛋了。」我生氣的推開他,尋了一處溫泉跳進去,蕭洛宇也
        跟了進來,幫我清理身體。
          而九哥則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可憐,不過可憐
        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不要再理他了。
          沐浴之后,蕭洛宇送我回房,而九哥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死了一般。
          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也不知道那該死的陳子憂怎么了?我離開
        溫泉殿時,那雙死魚一般的雙眸,讓我有些覺得自己殘忍。九哥的心,我想不透,
        但我能理解那世界轟然倒塌的無助,他一定是想起了八哥。
          我踩著木屐,去溫泉殿尋找他,他已經不在了。我只的向蕭洛宇問道:「九
        哥那個混蛋呢?」
          「九殿下,去見大殿下了。」他回答。
          我緊了緊眉頭,一臉怒色,想起剛才怎么沒一口咬下這個混蛋的大肉棒,讓
        他變太監。
          我轉身要走,蕭洛宇攔住我,欲言又止的說道:「九殿下走的時候,在門口,
        好像對你說了一句對不起。」
          「那個混蛋,那么大的肉棒,捅到我的嘴里,抽插,一句對不起,就完了!」
        我怒了,徹底怒了。
          「公主不要生氣了,這只是情愛的一種,或許九殿下根本不知道你沒有經歷
        過。」蕭洛宇從身后環抱住我,低聲勸道:「我幫公主吸吸奶子,讓公主舒服舒
        服。」
          我翻了他一眼,余氣未消的說道:「好吧!」
          兩個人回了臥室,蕭洛宇將我抱在懷里,拉開我的單衣,將我的嬌乳捏在手
        中,伸出舌頭開始舔弄。
          「嗯。」我的臉上又涌上了情欲,微瞇著眼睛舒服著享受著蕭洛宇的服侍。
        小巧的乳房在他的挑逗下,很快就變得堅挺,乳頭也變成了誘人的粉紅色。
          小慕容確實沒有騙我,每天讓男人吸乳,確實有變大的趨向。
          我挺起堅挺的小胸脯,美美噠。
          「公主,要吃晚飯了,我幫你穿衣服。」蕭洛宇又拿出了早上哪一件漢裙,
        我也沒有猶豫,就穿上了衣服。
          因為小胸脯堅挺著,美美噠,我還將衣服向下拽了拽,將整個白花花的胸脯
        都露在外面,只將小乳頭隱藏在衣物里。可想,我出現葉飛白面前的時候,他又
        凌亂了,連拿勺子的手都不知所措。
          我才不要管他,端起飯碗,開始用膳,早上就沒有吃好,中午也只吃了幾個
        大肉串,餓死本宮了。
          狼吞虎咽之時,我只看見殿門口一個黑影,嚇的我一聲驚叫,然后九哥姍姍
        的走了進來。我連忙拽上衣服,將我白白的胸脯掩藏起來。
          九哥微蹙著眉頭,坐在我的一側,「穿的真騷。」然后拿起一把備用的筷子,
        開始用晚膳。
          「你來做什么?」我驚慌的拽著衣服,盯著他。
          「晚上住這。」
          「什么?你憑什么住我床上?」我大吼道。住我這,住我這,一定是住在我
        的床上。
          「大哥說,他以為我在邊境不會再回來了,我的院子已經被征用了,現在我
        沒有地方可住了,當然要住在你這里了。你以為我愿意啊!」他盛了一碗飯,自
        顧自的吃起來,一大口一大口的,一點都沒有身為王子的形象。
          「你怎么這么吃飯?連個吃相都沒有。」
          「在軍營里,有上頓沒下頓的,有時候餓一天,才有頓飯吃。你以為在家里
        呢,頓頓都有人服侍?」九哥吃的狼吞虎咽的,想來父王到了太原之后,一定將
        他丟進了基層。
                    第088章越來越淫蕩H
          「慢點吃,沒人跟你搶。」我有些可憐他了,何時見過這樣的九哥。風卷殘
        云,吃的葉飛白直蹙眉頭,連蕭洛宇都看不進去了,「九殿下,用不用在添些米
        飯?」
          「不用了。」不過吃的動作,卻并沒有停下來,盤盤見底。
          這頓吃,吃的我直翻白眼。我從太原回來的時候,還沒這樣,這也就一個月
        的時間,這么就這樣了?
          九哥吃到打嗝才罷休,「不錯,還是家里飯菜好吃!」
          我的飯菜一向精細,九哥吃了軍營的大鍋飯,在吃我的飯菜,絕對是人間美
        味。
          我看著他,依在椅子上剔牙,有些惡心,便起身回房休息,走到他近前的時
        候,他突然抓住我的大腿,手指毫無阻攔的摸到了陰唇,我驚的「啊」了一聲,
        九哥起身將我抱起,「小淫娃,你穿成這樣,難道不是為了勾引男人的?」
          「九哥,你混蛋。」我拍著他的胸膛,讓他放開我,可他哪里要放我,連要
        上前的蕭洛宇,都被他一個犀利的目光,嚇的躲到一旁,「滾。」
          我被九哥抱著丟在了床上,他隨后脫光了衣服,也爬上了床,將他的大肉棒
        抵在我的唇邊,我不情愿的張開了嘴,自然知道這家伙看中了我的小嘴,讓我幫
        他吹簫。
          「你真討厭,就不能溫柔一點。」我伸出小舌頭,勾住他的馬眼,一下一下
        的舔弄。
          「天天跟一群臟呼呼的兵痞在一起,不訓練的時候,就聊女人的奶子又軟又
        香,騷逼怎么水多,又緊,夾的爽,九哥我都要被逼瘋了。」九哥捏我的小胸脯
        在手里把玩。
          「那你也不能那么用力的在我嘴里抽插。」
          「真有些控制不住了,原諒九哥,好不好?」九哥拉起我,親了親我的小嘴,
        捏著我的小屁股,貼在我的耳邊問道:「你穿的那么騷,感覺怎么樣?」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討厭了。」
          「跟九哥說說。」
          「有些緊張,還有一些小興奮。」
          「穿的那么騷,九哥剛剛看了一眼,就硬了。」我窩在他的懷里,幫他擼著
        肉棒。
          「九哥,你喜歡女人了?」我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不過看見你這個小淫娃還是有感覺的。」
          「真討厭,你們兄弟怎么都那么變態,都喜歡操妹妹。」我狠狠的在他的軟
        肋上掐了掐。
          「我可沒想操你,只是有感覺了而已。給九哥好好擼,九哥的身子可只有你
        這一個女人見過,你可不能辜負了你小九哥。」
          「你個好龍陽的騙子,把我當免費勞動力了。」
          給他擼了兩管,這家伙才滿意的睡了,氣的我牙根直癢癢。敬王府的丫鬟侍
        女,沒有五百也有三百,這家伙偏偏相中了我,讓我給他擼,有這么當哥哥的嗎?
        有這么當哥哥的嗎?
          小穴里,濕漉漉的,欲求不滿的張合著,這怎么睡覺?怎么睡覺?
          「洛宇,洛宇。」我身上未著片縷,輕喚了兩聲,蕭洛宇便小心的出現在了
        我的臥室。
          「九殿下睡了?」他小心的問道。
          我點點頭,努著嘴說道:「他睡我的床,我沒地方睡了。」
          「怎么不穿衣服?」他拿起一件睡衣要為我穿上。
          我搖晃著小蠻腰,「不要穿衣服,不要穿衣服,我想光著讓你看。」
          蕭洛宇無奈的笑笑,「公主,你終于放開了,這樣真好。最好白天也不要穿。」
          「美了你。」蕭洛宇攔腰將我抱起,飛身一躍,我們已經上了房梁,他輕車
        熟路的在黑暗里跳躍,很快出現了一道暗門,他掩身而入。竟然是一間小閣樓。
          他將我放在床上,小閣樓很小,一顆夜明珠發出微弱的光芒,只有一張單人
        床,還有一件衣柜,簡單的一目了然,「你晚上就住在這里?」
          「恩,這樣就能時刻在你身邊。」他說著話,脫光了衣服,讓我可以看見他
        赤裸的堅實的胸膛,還有微微翹起的肉棒。
          我夾緊著小穴,陰唇又開始充血了,變著腫脹。
          夜明珠微弱的光亮下,我們撫摸著彼此的身體,情欲在掌心四下蔓延,「公
        主,我們跳支舞,好不好?」
          「好啊。」
          他的小閣樓里,沒有地毯,于是他在地上鋪了一塊大一點的床單,拉著我下
        床,黑暗里,我們無聲的扭動腰際,性器不時的撞在一起,一股欲說還休的興奮,
        讓我的全身都興奮起來。
          「公主扭起來,我知道你學過舞蹈。將你的欲望,都釋放出來。讓所有見到
        你的男人,都忍不住想操你。」蕭洛宇興奮的叫道。
          我受到他的鼓舞,身子越加的火熱起來,放心大膽的扭動腰際,展現我的堅
        挺圓潤乳房,不盈一握的細腰,豐盈綻放的陰唇,修長白皙的大腿,這是我的資
        本,這是我讓極品男人愛上我的資本。
          十一哥,十哥,秦無岸,蕭洛宇,我讓你們操我,操我,我讓你們沉淪在我
        美穴中不能自拔。我讓你們看見我,就忍不住挺起你的大肉棒。
          「啊,洛宇,插我。插著我,我們一起跳舞。」我在情欲里徹底放開了身心,
        我要成為女皇,我要世間最好的男人。只要我看中的,都是我的,都是我的,你
        們都要沉浮于我。我是你們的女皇,我是你們的一切。
          蕭洛宇抬起我的腰際,火熱的肉棒從身前插入我的花穴,他俊拔的身高,讓
        我的雙腿離地,巨大的填充感,讓我雙腿攀上他的腰際,舞蹈再難以進行。
          「公主,這樣可不行。」他嗤笑道,拔出肉棒。
          「不要,不要拔出來。」空虛感,我忍不住抱怨。
          他壓低身子,讓我雙腿著地,從身后插入我的花穴,「公主,扭起來。」
          「操我,操我,快點操我。」他握住我的細腰,大力的開抽插,而我借著他
        的節奏,開始扭腰,捏乳,做出撩人的動作。
          小小的閣樓里,呻吟聲,啪啪聲,讓我沉淪。我從來也沒有如此放縱過,這
        樣的感覺真美妙。性愛,就是應該這樣。
                第089章憤怒的碧青公主又一次神轉折
          我記不得他射了沒了,只記得他打開了閣樓的天窗,星光落在床上,我們望
        著星星,交合著睡去。
          我醒來時,是在溫泉里,他在幫我清理身上的汗水,精液,還是蜜汁。
          「這么早?」我羸弱的靠在他的懷里。
          「不早了,再不吃早飯,就要吃午飯了。」蕭洛宇的肉棒在溫泉里,擠進我
        的花穴。
          「那你還要操人家。」我無力的推著他的胸膛。
          「晨勃,當然不能浪費。」他抽插了幾十下,就停了下來,惋惜的說道:
        「不能再射了。」
          「真沒用。」我點著他的額頭,嬉笑道。
          「公主下面的小嘴那么能吸,我當然要養精蓄銳,隨時隨地的操公主啊!」
        蕭洛宇抱起我,回臥室穿衣。
          九哥依舊在睡覺,一點都沒有醒來的跡象。蕭洛宇為我選了一套正常的衣裙,
        喚了侍女進來為我打扮。
          用過了早飯,蕭洛宇又喚來了兩個小廝挑水,我們一起給怡春園里,新移植
        的蘭花澆水。葉飛白也過來幫忙,不過今天他的面色很不好,好似失眠了一般。
          「飛白,你沒睡好了,都有黑眼圈了。」我眨著眼睛,關切的問道。
          葉飛白躲開我的目光,扭扭捏捏的回答:「沒事。」傾國的容顏,涌上了一
        抹微紅。
          他這是怎么了?我求救的望向蕭洛宇,蕭洛宇目光玩味,淡淡的說道:「不
        用管他。」
          男人真奇怪,昨天蕭洛宇還要幫葉飛白上我的床,好讓葉家繼續得到王府的
        庇護,今天又翻臉不認人。
          「讓開,都讓開,誰在敢攔本宮,本宮就殺了誰。」一個飛揚跋扈的聲音,
        從怡春園連接內院的小門處傳來。
          我放下手中的水瓢,奇怪向門口望去,不多會從作為影墻的假山處,浩浩蕩
        蕩的出來一行人。
          「你怎么來了?」我柔聲問道。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碧青公主,我的小冤家。
          「我怎么來了?」她怒氣沖沖的向我走來。
          「碧青,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的話音還沒有落下,只見她到了我的近前,
        揚起手,就是一巴掌,「賤人,你這個賤人。」她再想揚起第二個巴掌的時候,
        她身后的太監已經攔住了她,尖細的聲音高叫著:「公主,不要啊!」
          我捂住臉,眉頭緊鎖的望著碧青,強壓著心中的怒火,「碧青,這里是敬王
        府,不是你的皇宮。」
          她已經被怒火刺激的失去了理性,面色猙獰,飛揚跋扈的罵道:「敬王府?
        你爹不過就是一個王爺,我父皇是皇上,是皇上,你敬王府再強大,也要聽我父
        皇的。蘭溪,你個婊子,你個賤人,你個不要臉的小蕩婦。」
          她伸出手,又向我抓來,太監攔不急,一下撲到我的近前,我的手上又被撓
        了。
          葉飛白、蕭洛宇都圍了上來,攔在我的近面,「碧青公主,請你自重。」
          我的臉麻酥酥的開始痛起來,手上也被她撓出了血痕。蕭洛宇抓住我的手,
        氣急敗壞的質問我,「你怎么不躲?」
          碧青見葉飛白、蕭洛宇都圍了上來,拉開了我們的距離,更加肆無忌憚的破
        口大罵,「蘭溪,你個臭婊子,千人騎,萬人操。」她指著葉飛白,「被你十哥
        操,被你十一哥操,京城第一公子葉飛白也被你收在府中,操你了,身邊的侍衛
        也操你,是個人,就能操你這個賤婊子。」
          「住口。」這么大的動靜,九哥都被吵醒了,連腰帶都沒有系好。
          碧青見此,仰面而笑,「臭婊子,你九哥都住在了你的寢宮里,爛騷逼,蕩
        婦……」
          「都看什么?還不將她帶回去。」九哥怒吼著,斥責宮里涌進怡春園的侍衛
        太監宮女。
          「蘭溪,你個臭婊子,千人騎,萬人操的爛騷逼……」碧青被宮里人強制拖
        走了,而辱罵我的聲音,卻傳出很遠很遠,或許過不了多久,全京城的人,都會
        知道敬王府十三公主的淫亂。
          至始至終,我都沒有回罵碧青一句,因為她罵的很對,我就是一個婊子,蕩
        婦,我就是喜歡被男人操,我還有操不爛的騷逼。
          我望著碧青離開的方向,咬緊著牙關,眼中的淚水緊緊的含著,不讓它滴落。
          「公主,你怎么了?」蕭洛宇見我一直都沒有說話,驚慌的問道。
          我甩開他的手,不讓他碰我。這時,大哥,十哥也進了怡春園,只見大哥喝
        道:「怎么回事?」
          此時,九哥也穿好了衣服,怒氣滿滿的說道:「誰知道怎么回事?碧青來了,
        又打又罵小妹,跟瘋了一樣。」
          大哥走到我的近前,拉開我捂著臉的手,只見一個清晰的手掌印,大哥氣的
        全身發抖,再見我手上被撓的血痕,更是怒火中燒。
          七哥也慌慌張張的進了怡春園,見到我的傷,那張清秀的面容,已經憋的通
        紅。
          「老七,走,我們進宮。」大哥緊握著拳頭,揚長而去,七哥捏了捏我的小
        手,安慰道:「小妹,我一定讓他們血債血償。」隨后,跟上大哥。
          怡春園里,很快該散的都散了。
          只有九哥,十哥,葉飛白,蕭洛宇陪著我,只聽見九哥向十哥問道:「老十,
        碧青怎么就發瘋了?」
          十哥拉住我的手,眉頭微蹙,強壓著情緒說道:「昨天晚上,皇上召見裴英
        琦進宮,下圣旨,召他為駙馬。裴英琦當場抗旨拒絕,理由是他已經跟小妹行了
        夫妻之事,不能再娶碧青公主。」
          聽了這話,九哥竟然笑了出來,「像英琦的作風。」
          我吃驚的抬起頭,看向十哥,「那英琦現在在哪?他抗旨,皇上可以定他死
        罪的。」
          「應該被囚禁在皇宮里,如果皇上殺了他,就是徹底跟裴家決裂。裴家一門
        忠烈,絕對做不到棄卒保車、忍辱求生。大哥七哥,這一去,天要變了……」十
        哥長嘆了一聲。
          九哥的眉頭緊了緊,冷冷的說道:「老十,這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事。天塌
        了,還有父王,還有大哥。」
          「是我唐突了!」十哥婉轉的說道。
          第090章七哥說的六個字是什么?神暗示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我甩開十哥拉著我的手,飛快的跑
        回了寢宮,進了臥室,將房門栓上。
          我現在的心很亂,總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牡丹花會上,三位皇子與我的接
        觸,歷歷在目,當停留在三皇子陳子瑾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了。
          「聽說大哥找過你了。」「是。」「他就會找捷徑,真讓人不齒。」「你呢?
        你找我什么事?」「沒什么事,就是來告訴你,最近宮里正在忙乎碧青的婚事,
        在為她選駙馬。」「選駙馬,跟我有什么關系?」
          他嘴角上揚,目光微涼,緩緩的轉身,「你不懂嗎?」
          你不懂嗎?你不懂嗎?你不懂嗎?
          好陰險的一招啊!以敬王府睚眥必報的作風,所有支持碧青的駙馬是裴英琦
        的人,都要受到連帶。
          太子陳子玨,一定有份。二皇子陳子瑜,這個說不定。但是三皇子陳子瑾,
        就會被忽略掉。
          這件事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出在皇上生病,諸子奪嫡的節骨眼上,可真是
        算計的天衣無縫。
          很多年之后,后世的史官玩笑道:大魏的政權更迭,是一個巴掌引起的血案。
          我坐在鏡前,巴掌的印記更加的清晰了,可心里的刺痛卻比巴掌的痛,更加
        的強烈。
          碧青的這巴掌,不僅打在了臉上,也打在了心里。
          我拿出金瘡藥膏,小心的涂抹在手上,痛的有些麻木。
          我是喜歡男人的寵愛,還是喜歡被男人操?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溫婉端莊,
        眉眼間帶著隱晦之色。放蕩的生活,是我沉淪在肉欲,還是我心中的縮影。
          每個人的心中,都生活著一個魔鬼。
          我脫掉身上的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鏡前,人,出生的時候,便是如此的,
        死的時候,也只是一副皮囊。
          我從衣柜里,找出一件純白的漢裙,穿在身上,鏡中的自己美麗端莊,我將
        領口拽開,露出鎖骨,便多了幾分嫵媚,我將領口拽的更大,露出大片的胸脯,
        配上迷離的神情,就變得風騷,不,是風情萬種。同樣的一件衣服,穿出了不同
        的人生。哪一條才是我的?
          金鑾殿內,劍拔弩張,老太師,老太傅一個個的都攔著大哥,不停的勸道:
        「世子殿下,得饒人處且饒人。」
          皇上坐在龍椅上,憔悴的面孔有些過度的蒼白,虛弱的說道:「子恒,這件
        事確實是朕考慮不周。但你也太過分了。」
          「過分?皇上,你要是如此對我,我不會有任何怨言,但是這個世界上,我
        不允許有人這么對我的妹妹。所有參與這件事的人,都要罰,不罰就是跟我們敬
        王府作對。」大哥怒目瞅著皇上,一甩衣袖,未行禮,便轉身離開,站在他身旁
        的七哥微微的抬起眼,跟上。
          「陳子恒,你爹就是這么教育你的嗎?」
          「皇上,碧青就是你教育出來的嗎?」大哥背對著皇上,冷哼了一聲,拂袖
        而去。
          筆硯落地,龍顏大怒。
          大哥七哥并肩站在金鑾殿前,大哥靜靜的說道:「皇上在生病,我們是不是
        有些過分了?」
          七哥當時就說了一句話,六個字。很久很久之后,大哥才告訴我,那六個字
        是什么?也就因為這六個字,我們家走上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何人也不會想到,這六個字,竟然是出自七殿下的口中,那么一個老實安分
        的王子。
          怡春園,寢宮的大廳里。
          「已經一個多時辰了,小妹到底在干什么?」十哥在門口急的團團轉。
          九哥打著哈氣,腿已經翹到了桌子上,「放心,這家伙不會自殺的。更何況
        蕭洛宇不是已經潛伏進去了嗎?」
          說話間,蕭洛宇出現在了眾人面前,葉飛白起身焦急的問道:「公主,她怎
        么了?」
          「沒事,就是有些不正常,她將所有的衣服都換上,不停的照鏡子,然后又
        脫下來。」蕭洛宇低沉的說道。
          「這是受刺激了。」九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碧青罵她的話,她走了心。」
          「我去告訴她,碧青都是胡說的。」十哥就要去砸門。
          九哥喝住了他,「你說的話,她能信嗎?」
          「為什么不信?」十哥已經沒有了主心骨。
          「你把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你說什么,她能信?」九哥緊
        了緊眉頭,「解鈴還須系鈴人。」九哥轉頭看向葉飛白,「葉飛白,你去給大哥
        傳話,讓他把裴英琦掏出來。」
          「好。」葉飛白得了命令,立即去辦。
          十哥緩身坐下,「我怎么沒想到,因果在裴英琦的身上呢!」
          「關心則亂。」九哥翻了他一眼,問道:「多久沒操她了?」
          十哥的臉一下就紅了,半響都沒有回答。
          九哥冷哼了一聲,「真想不懂你,我就不信,你脫光了,給她看,她就無動
        于衷?」
          「九哥,不要說了!」十哥的臉更紅了。
          「這就是你跟十一的差距,男人不無恥一點,怎么是男人?還要等著她跟你
        求歡嗎?小妹年齡大了,懂的多了,你以為像一開始那么好騙嗎?」
          「可是……」
          「沒有可是。」
          兄弟倆沉默了。
          臥室里,蕭洛宇出現在我的身邊,看著半裸的我,低低的說道:「公主,裴
        英琦來了,要不要見他?」
          「英琦?」我上身赤裸,袍子堆在腰間,遮住大腿和陰部,涼涼的說道:
        「讓他進來吧!」
          「公主,要不要洛宇給你換件衣服?」蕭洛宇臉色微紅。
          「為什么要換?他又不是沒有見過。」我的唇角揚起一抹冷漠的笑意。
          「稍等。」蕭洛宇轉身去開臥室的門。
          門外,九哥十哥圍著裴英琦叮囑。
          九哥說:「一會你進了房間,不管你看見什么,不管她說什么,你一定要讓
        她相信,她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最純潔的天仙,她的出現就是為了挽救我們。」
          十哥補充說:「跟她交歡,只是因為她太美麗了,我們抵抗不了她的誘惑,
        只想將自己都給她。」
                    第091章撲倒裴英琦H
          裴英琦無語的望著這對兄弟,憔悴的面孔,黑眼圈里都散著哭笑不得。
          最后連蕭洛宇也囑咐道:「你最好以英琦哥哥這個身份跟她對話,她現在精
        神有些不正常。」
          「碧青都罵她什么了?」裴英琦在推門之時,突然問道。
          九哥和十哥對望了一眼,最后還是由九哥回答:「賤人,婊子,蕩婦,爛騷
        逼,千人騎,萬人操……」
          裴英琦面色一冷,推門的手,握成了拳頭,壓住怒火,「真是這么說的?」
          「罵了好一會兒,想來明天整個京城都會知道的。」九哥嘆了一口氣,「小
        妹不一定在乎名節,但是她在乎自己是不是真的是那般不堪。她內心的防線不容
        踐踏,而碧青偏偏踩了她的底線。」
          「放心吧!」裴英琦反倒安慰了一句九哥。
          臥室里,有些陰暗,裴英琦進來的時候,帶來一陣細風,珠簾發出一陣清脆
        的響聲。地上,雜物亂七八糟,一點都沒有公主閨房應有的整潔。
          我背對著他坐在鏡前,鏡子里的人目光有些呆滯。
          「怎么不穿衣服?」他緩步向我走來,高大的身姿遮住了光亮。
          「蕩婦不就應該這樣?」我微微的轉身,冷漠的目光落在他英俊的臉上。
          「會著涼的。」英琦俯身坐在我的一側,拉起長袍,遮住我嬌嫩的身子,順
        勢將我攬在懷里,粗糙的大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抓住我一側的嬌乳,在乳暈上
        來回摩擦。
          他靜靜的望著鏡子中的兩個人,淡淡的說道,聲音帶著少許的沙啞,「這是
        我夢中的景象。」
          他的手指夾著我的乳頭,輕輕的勾著,微瞇著眼睛,嗅著我發絲的味道。
          「英琦哥哥,你真的這么想嗎?」我懷疑的問道。
          「我還想怎么將你壓在床上。」裴英琦目光迷離的望著我,伸手摩挲著我嫣
        紅的面頰,「碧青打的,還疼嗎?」
          我搖搖頭,「你心里一定恨死我了吧?」我松開他,喃喃自語。
          「當然恨。」他語氣堅定,「恨你心里的那個人為什么不是我?恨你為什么
        不親自對我說句對不起。也恨自己,為什么不能早早的遇見你?為什么自命清高,
        讓你主動的追求我?心里好恨,恨的夜夜失眠,然后幻想將你壓在身下,讓你醉
        仙欲死,讓你再想不起你的十一哥。」裴英琦的大手狠狠的抓著酥胸,痛的我險
        些哭出來。
          「你騙我,你騙我!根本不是這樣的。」
          「我有什么理由騙你?看看鏡子里的自己。」
          我淚眼婆娑的抬起頭,鏡子里的自己被一個英俊的男子抓著奶子,一副嬌弱
        的模樣。
          「不管何時,你都是我心中最純潔的天仙,是我每天晚上幻想的對象,蘭兒,
        喜歡不喜歡英琦哥哥?」
          我狠狠的點點頭,淚水含在眼中,「喜歡,一直都喜歡。」
          「想不想英琦哥哥的大肉棒插入蘭兒的小騷穴。」
          我吃驚的望著裴英琦,想不到這樣的話,是從他的口中說出來。
          「告訴英琦哥哥想不想?」他的目光深邃,我好似被吸進去一般。
          「想,一直都想。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就想了。」我激動的點著頭,早已經
        忘記了碧青對我的辱罵。
          「英琦哥哥可沒有經驗,蘭兒妹妹一定要幫我啊!」他松開我,張開雙臂,
        「妹妹還不快給哥哥更衣。」
          「馬上,馬上。」我眉眼間所有的陰郁一掃而空,讓碧青那個臭女人見鬼去
        吧!英琦哥哥是我的,英琦哥哥是我的,她就是羨慕嫉妒恨!
          衣袍之下是小麥色的肌膚,強健有力,光滑結實,充滿了男人的爆發力。我
        貪婪的觀賞,不忍去褻瀆。
          「蘭兒妹妹看呆了嗎?」他調笑道。
          「我是太高興了,太高興了。」我無法形容此時的心情,脫去衣袍,將完美
        的胴體展現給他,拉起他的手,「英琦哥哥,我們到床上去,讓我服侍哥哥。」
          裴英琦站起身,堅挺的肉棒,在空中顫抖。我貪婪的舔了舔嘴唇,只見他微
        笑道:「英琦哥哥已經等不及了,蘭兒妹妹能不能乖乖的張開雙腿,讓英琦哥哥
        進去。」
          「好。」我爬上床,乖乖的張開雙腿。
          「這一次,沒有人能阻攔我們了,蘭兒妹妹,高興嗎?」英琦也爬上床,托
        起我的雙腿。
          「高興,蘭兒好高興。蘭兒最喜歡英琦哥哥了。」
          「蘭兒妹妹,快給哥哥指一指,哪個是妹妹的小花穴?」
          「就是噓噓下面的那個小洞洞,蘭兒已經準備好了。」
          「哥哥好像還摸過。」
          「英琦哥哥,羞死了。快點進來啊!」我面色微紅,帶著少女的羞澀,就那
        么自然的張開雙腿,迎接他的到來。
          他的肉棒抵在穴口,有些猶豫,「有些小,能進去嗎?」
          「可以的,英琦哥哥不用擔心。」
          他試探著將肉棒插入小穴,我全身一抖,「啊,英琦哥哥放心。」
          「噗呲,噗呲」的水聲,讓英琦只覺得一種全所未有的舒爽,他從來也沒有
        想過,插入女人的小穴會是這樣的美妙,巨大的吸力。好似要將靈魂都吸進去。
          「啊,好舒服啊!」英琦輕叫了一聲。
          我緊緊抓住床單,英琦的肉棒有些大,跟秦無岸相當,太漲了!
          他將肉棒一點一點的向小穴里推進,額頭滲出汗水,「英琦哥哥,你的太大
        了,抽動幾下。」
          英琦試著抽動了幾下,我的小穴開始瘋狂的分泌蜜汁,滋潤甬道,在抽動的
        同時,英琦更深的插入他的肉棒,「英琦哥哥,慢一點,太漲了。」快感充實著
        裴英琦的大腦,直到他整根沒入,伏在我的身上,「蘭兒,我們終于在一起了。」
          「對不起,我喜歡你。」我抱住他的肩膀,「不要嫌棄我!」
          「為什么要嫌棄,競爭對手等著搶你,英琦哥哥要是不努力,你不是被搶走
        了。」他溫柔的摸著我的頭發。
          我驚訝的瞪大了雙眼,「英琦哥哥,我好感動。我喜歡你,要你永遠在我身
        邊,每天都能陪蘭兒。」
                 第092章英琦哥哥插的蘭兒好舒服H
          「嗯。」他呻吟了一聲,「你夾到哥哥了,好痛。我想射了。」
          「英琦哥哥,不要射,抽動起來,會更舒服的。」
          英琦挺起腰際,繼續抽動,軟肉包裹著肉棒,花穴的吸力,讓不懂風月的裴
        英琦,只覺得以往的人生錯過了無數的美妙。
          「英琦哥哥,你的肉棒又大又硬,插的蘭兒好舒服,英琦哥哥,英琦哥哥…
        …」他的大手抓著我的雙腿,不停的撞擊著花心,就好似一頭發情期的公牛,小
        麥色的肌膚閃動著晶瑩的汗水,嘗到甜味的他,再不用引導,只一味的抽動。
          他與十哥等人不一樣,他們都是主修內功,而英琦修體,堅實的肌肉,不知
        疲倦的在我的身上耕耘。
          「英琦哥哥,不行了,你要操壞蘭兒了。慢一點,慢一點,蘭兒不行了,不
        行了。」
          呻吟聲,傳到臥室的外面,九哥打著哈氣,盯著十哥,「小妹,這次會很爽
        的,英琦可是一只沉睡的野獸。」
          「只要小妹高興就好。」十哥的眉眼糾結,低低的說道。
          九哥起身一腳踹在十哥的心窩,「你個白癡,父王怎么生了你這么一個笨蛋。」
          九哥的身上涌起肅殺之氣,不容抗拒。
          十哥連著椅子一起跌倒在地,捂著胸口,不敢抵抗九哥。蕭洛宇更是嚇的倒
        退了幾步,不敢上前去扶十哥。葉飛白也嚇壞了,起身站在一旁,膽戰心驚。
          十哥從地上爬起來,向著九哥恭敬的說道:「九哥教訓的是。」
          九哥眉眼冷酷,劍眉如刀,英俊的臉上是不容置疑的氣勢,冷冷的說道:
        「按照現在的形勢,我和裴英琦在京城待不了太久。小妹的身子,必須要養著,
        每天必須要與她交歡。這是父王的命令,這也是我這次為何回來。你們之前的無
        作為,父王老人家很生氣,后果很嚴重。葉家的事情,就不用說了。蕭洛宇,你
        的命在我手里握著呢!不過你這兩天表現很好,我還算滿意。待我回去,會在父
        王面前幫你美言幾句的。」
          「謝謝九殿下。」蕭洛宇連忙上前行禮,唯唯諾諾。
          「葉飛白,你就好自為之吧!父王有二十六個子女,二十三個兒子,三個女
        兒,但是二十五個加一起,都沒有小妹一個人在父王心里的地位重。想想這個比
        重,憑你這張臉,將小妹哄好了,你爹想官復原職都不是不可能的。你或許會覺
        得委屈,但你看看他。」九哥一指十哥,「他的身份比你高貴不?不過在父王的
        眼里,都是一樣的。只要小妹活著,只要她開心,我們這些多一個不多,少一個
        不少的兒子,都不算什么?」
          葉飛白聽著九哥的話,肩膀微微的抖著,相比大殿下,他突然覺得這個九殿
        下,才是最可怕的。
          「我會努力的!」葉飛白顫顫抖抖的說道。
          「小妹看重感情,要么也輪不到你。」九哥翻了一個白眼,「蕭洛宇,還不
        準備午飯,你要餓死本殿下嗎?」
          「是。」蕭洛宇才記起九殿下起床晚,沒吃到早飯,而此時已經過了午時。
          臥室里,我終于懂了操到哭,是什么意思了。
          一個男上女下的姿勢,裴英琦足足抽動了半個時辰,更可恨的是九陰真氣,
        還不住為他采陰補陽,它絕對是史上最不要臉的真氣。
          「啊,啊,英琦哥哥,我實在是不行了,英琦哥哥饒了吧,射給我吧!」我
        呻吟的口干舌燥,四肢無力,可裴英琦依舊沒有一點想射的意思。
          他或許也有些累了,倒在我的身上,堅實的胸痛壓著我,喘著粗氣說道:
        「蘭兒,你身體里有股真氣,一直補養我,我怎么都射不出來。越插你,越覺得
        硬,越有使不完的力氣。」
          我推開他,自然知道是九陰真氣在作怪,不過現在首要的任務是我渴了,我
        慌亂的跑下床,端起水壺,直接灌了一大口的水,才說道:「沒事,一會我幫你。」
          裴英琦也下了床,走到我的近前,雙手捏了我的屁股,「我也渴了,你喂我。」
          「你學壞了。」我撇著嘴,喝了一杯水,仰起頭送他的唇邊。
          他狡詐的微微一笑,伸出舌頭,就來搶水,沒料到,我「咯」的一聲,不小
        心將水喝了進去。
          他委屈的望著我,我無語的拍拍胸脯,恐自己喝嗆了。
          我拉著他坐在椅子上,伸手擼了擼它堅挺的肉棒,沉甸甸的,真不知道存了
        多少的精液,我倒了一杯水,遞給他。他沒有再讓我喂他,而我又倒了一杯水,
        澆到他的肉棒上,水有些涼,他忍不住抖了一下,我清洗肉棒,然后張開嘴,含
        住了龜頭,英琦不明所以的看著我,隨后忍不住的叫道:「蘭兒,不要這樣。」
          「沒關系,如果你長時間射不出來,對你身體不好,一會我們雙修,我體內
        的真氣就不會作怪了。」
          我舔著,吸著,用手幫他擼。
          雖然吹笙是情愛的一種,但是很多男人都不會強迫女人去做,特別是身份尊
        貴的正室夫人,更不要說我一個公主。
          我蹲在他的身下,裴英琦可以全程目睹整個過程,在靈魂深處都給他留下了
        深刻的記憶,帝國的公主在舔他的肉棒,這是所有的男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當然,除了我那三個變態一般的哥哥,九哥最甚。
          「公主,公主……」他喉嚨里不停的叫著,來釋放難以壓抑的快感和興奮。
          「英琦哥哥,射到我嘴里,蘭兒想吃。」這句話擊破了裴英琦所有的意志,
        公主要吃他的精液,公主要吃他的精液。帝國最尊貴的女人在給他吹簫,要吃他
        的精液。
          他無法控制的射了出來,好似漿糊一般的精液,灌到我的口中,有幾滴甚至
        射到了我的胸上,臉上。每一滴精液都攜帶著他的純陽真氣,我毫不客氣的一滴
        不剩的吃到了肚子里,又將他的肉棒清理干凈。
          裴英琦全身顫抖,因射精的快感,雙眸都失去了靈氣。
          第093章英琦哥哥的精液,真美味H
          精液吃進去,熱烘烘的,我突然想起小慕容跟我說過,精液大補的事情。
          「這是初精?」我不可思議的問道。
          他搖搖頭,「第二次。」我才想起來,我之前吃過一次。
          「你自己沒擼過?」我更加好奇了,因為裴英琦比我大六歲,他已經二十三
        了,二十三歲的男人沒擼過,我真的不信!
          「我一直認為,作為軍人不應貪戀美色,更不應該沉淪欲望。這樣會人迷失
        方向。」他苦笑著說道。
          我愣愣的站起身,低下頭,「對不起,都是蘭兒不好。」
          「傻丫頭。」他拉過我,坐在他的身上,「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我也
        終于懂了,為什么每每大戰前后,士兵軍官們都要找女人了,真的會讓緊張的神
        經放松下來。」
          「軍隊里有女人嗎?」我好奇的問道。
          「有營妓。」他回答。
          「營妓是給官兵們準備的妓女?」他點點頭,「那她們一定很辛苦吧,每天
        都要接待那么多的士兵?」
          「是啊,不過她們也有休息日,也可以請假。」裴英琦說道。
          「把碧青送進去,可好?」我突然問道。
          「啊?」裴英琦吃驚我的想法,「那怎么可以?」
          「她罵我千人騎,萬人操,我想讓她感受一下。」我的表情突然變得冰冷起
        來。
          裴英琦的表情更是千變萬化,不過也沒有反駁。
          我突然又開心的笑起來,「你不會把我的話當真了吧?碧青再不好,她跟我
        也是血脈相連,我討厭她,可也不會那么侮辱她。」
          他伸手縷起我的亂發,略微心安的說道:「這樣才對,以德報怨,不能扭曲
        了自己的心靈。」
          我環住英琦的脖子,靠著他的胸膛,「我其實還應該感謝她,如果她不想招
        你當駙馬,你就不會回京,你不回京,我永遠也不知道你的心意,我一直都以為
        你都恨死我了,或許看我一眼,都怕臟了眼睛……」
          他的手指壓在我的唇上,阻止我說下去。與此同時,目光也變得嚴肅起來,
        「只要我回京之時,你能完全屬于我,我便知足了。」
          我抱緊他,「我不讓你再去邊關,我讓你每天都守著我。」
          「我是軍人。馳騁沙場,才是我的責任。」
          「你守著我,是你的義務。我讓父王召你當駙馬,讓你哪里也去不了。」我
        開始撒嬌。
          就在這時,響起了「咣咣」的敲門聲,隨后是九哥的聲音,嗓門洪亮,「你
        們吃飯不?披件衣服出來就行,他們都不在。」
          裴英琦尷尬的笑了笑,我則羞的滿臉通紅,九哥他就不能含蓄一下,不過英
        琦的肉棒又硬了倒是真的,因為咯屁股了。
          「要不要就這么出去?」英琦奸笑道。
          「當然不要。」
          我們穿好了衣服,出去吃飯,九哥倒是沒有騙我們,只是飯菜卻都是剩飯剩
        菜了。
          「九哥,我就不說你什么了?」我咬牙切齒的說道,端起飯碗,為英琦盛了
        一碗飯,將沒清盤的菜推他的面前,「湊合吃一口,我晚上叫洛宇準備大餐,不
        給九哥吃。」
          英琦沒有嫌棄,淡淡一笑,開始吃飯。
          這家伙吃飯的狼狽相跟九哥有的一拼,驚得我問道:「你昨天就沒吃飯嗎?」
          「昨晚吃了,今天沒吃。」他回答。
          九哥哈哈大笑,「還是我有先見之明吧!要么又搶不到了。」
          我無語的翻了翻白眼,英琦昨天晚上被囚禁,一定一夜沒睡,也沒有吃宮里
        的飯菜,還跟我干了一場體力活,他還能挺到現在。
          「你怎么不早說?」我有些埋怨裴英琦,「一會兒,先睡一覺吧,你都有黑
        眼圈了。」
          「沒事,我在草原上,伏擊敵人,有時候三天三夜都不休息,一樣不是熬過
        來了。」裴英琦淡然的說道,我的眼淚就流了下來。
          九哥起身拍了拍英琦的肩膀,「我就不打擾你們小夫妻了。」
          裴英琦一抬頭,正看見我流眼淚,不知所措,「你怎么哭了?」
          「邊關那么苦,聽說你十四歲就在哪里,你是怎么熬過來的。」
          裴英琦放下碗筷,拉著我坐在他的腿上,「不要哭,我是軍人,這點苦都受
        不了,怎么保家衛國?」
          「不想你那么辛苦。」我抱住他,眼淚止不住的流下。
          裴英琦從身后環住我,雖然他知道我的生命不止他一個男人,但是鐵血男兒,
        也有溫柔的一面,他二十三年的生命,久經沙場,第一次感覺到了女人的關懷,
        女人的柔情。他也第一次懂得了,何意百煉剛,化為繞指柔。
          「乖,不哭。」他貼著我臉頰親了親。
          九哥沒有走遠,而是靠在門口的窗戶下,聽著我們說話,他微微抬著頭,穿
        過回廊望著天邊的云朵。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
        么!
          「蘭兒,哥哥有些難受。」裴英琦拉起我,我才發現原來是他的肉棒已經堅
        挺了起來。
          「哥哥,吃飯,蘭兒幫你舔。」立即掀開英琦的衣擺,放出肉棒。
          「這個怎么可以?」
          「沒關系的,蘭兒喜歡。哥哥安心吃飯,一會兒還要陪蘭兒玩呢!」我瞇著
        眼睛安慰他。
          他輕嗯了一聲,沒有再拒絕,因為我已經咬住了他的肉棒,英琦的肉棒真的
        很大,與他的肌膚一樣,都泛著小麥色的光澤,兩個蛋蛋也很大,沉沉的,里面
        應該儲藏了很多的精液。我伸出舌頭,由下向上的舔弄,兩只手當然不能閑著,
        捏著他的兩顆蛋蛋把玩。
          英琦卻是餓了,一邊享受著我的愛撫,一邊風卷殘云的用餐,最后還連灌了
        兩碗茶水。他的肉棒火熱的就像一根出爐的鐵杵,突然他按住我的頭,「蘭兒,
        我想射了。」
          我咬住他的龜頭,雙手快速的為他擼,一股濃精射入我的口中,量不多,一
        口就咽了下來。英琦的精液好似果凍一般,特別的濃,我舔了舔嘴唇,竟然很好
        吃。比九哥的好吃,九哥的味道也很好,但最好吃的還是英琦的。十一哥的也行,
        只是那時給十一哥吹笙,總是有心理壓力,很強迫的感覺,沒有細細的品味過。


        相關鏈接:

        上一篇:【曉風殘月】10 下一篇:【曉風殘月】8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幸运28开奖网站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source id="oxhi7"></source></object></code>
      1. <dd id="oxhi7"><delect id="oxhi7"></delect></dd>

          <meter id="oxhi7"></meter>

          <i id="oxhi7"><output id="oxhi7"><wbr id="oxhi7"></wbr></output></i>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object></code>
          <code id="oxhi7"><ol id="oxhi7"></ol></code>

            <meter id="oxhi7"></meter>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source id="oxhi7"></source></object></code>
          1. <dd id="oxhi7"><delect id="oxhi7"></delect></dd>

              <meter id="oxhi7"></meter>

              <i id="oxhi7"><output id="oxhi7"><wbr id="oxhi7"></wbr></output></i>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object></code>
              <code id="oxhi7"><ol id="oxhi7"></ol></code>

                <meter id="oxhi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