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source id="oxhi7"></source></object></code>
  • <dd id="oxhi7"><delect id="oxhi7"></delect></dd>

      <meter id="oxhi7"></meter>

      <i id="oxhi7"><output id="oxhi7"><wbr id="oxhi7"></wbr></output></i>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object></code>
      <code id="oxhi7"><ol id="oxhi7"></ol></code>

        <meter id="oxhi7"></meter>

        歡迎訪問:亞洲情色,狠狠干-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妻子與男友

        最近在網上看到很多關于換妻的爭論。李銀河的一些說法,一般人確實是不易接受的。換妻,說到根子上,并不是一個道德和法律的問題,而是對愛的寬容程度的一個檢驗。 

          在述說我的故事之前,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平心靜氣地考慮這樣一個問題:大家對男性和女性在婚姻的忠誠上是否有雙重標準。我的前提是在現在這個時代。 

          大家想一想中國從事性服務的女性的數量,想一想她們每天接客的人數,基本上可以推算出在中國,有多少男性能夠從始至終地忠誠不渝。 

          我的一個很好的異性朋友,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夫妻恩愛,子女爭氣。 

          我在一個很偶然的場合才得知她的老公經常嫖妓,但我的朋友依然和他維持著很好的夫妻關系。她對我說:她對她老公的唯一要求是:不能是同一個女人,不能是同一張床。 

          我為什么開始在網上公布我最隱秘的婚姻生活呢。我曾經以為這是一段將爛在我肚子里的故事。 

          王朔是一個我比較配服的家伙。說來也可笑,以前我對他的狂犬吠日是極度討厭的。當然,很早以前,我也曾經天天捧著他的小說當成圣經來讀(九十年代中期,我還在大學的時候)。我配服他的原因,是他最近在網上說了一些關于他和徐靜小蕾的故事。令我非常震撼。有人可能會震撼于他的“無恥”,但我更覺得這個家伙有當世真小人之風。我從不認為現在的中國社會還有“君子”。更多的名人或勞模,只是在行業上有過突出的貢獻,和君子是扯不上的。所以在我的心目中,真小人便是我最高的評介了。王和徐之間,是一種近乎婚姻的同居關系。 

          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徐和王都各有自己的密友—性和感情的雙重關系,而這卻絲毫不影響他們倆的感情。 

          也話大家覺得太匪夷所思了,不過還有一句話,叫真實的生活比虛構更難以令人相信。 

          接著說我的故事吧。我的生活中有兩個女人: 

          我的妻子,在一家很大的外企公司做會計,是一個典型的白領。在婚后我曾經有過一個很好的女友。一個貴州女孩,原來是我所在的公司的前臺,后來到一家房地產公司做了售樓小姐。 

          妻子在半年之后才了解了我和她的一些情況,是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被她撞破的。但她并沒有特別的憤怒。雖然也很傷心。后來她通過她的弟弟與我進行了一次溝通,我的小舅子很有口才,說的我幾乎無地自容,我也承諾盡快了結這段關系。我和妻子的關系才慢慢地有所緩和。 

          那個貴州女孩,來自山區,雖然沒有把處女之身給我,但對我的感情非常投入。一下子了結是不可能的。我有意地疏遠她,并且通過父親的一個朋友在她老家幫她找了份很好的工作。她不得不含淚離開了我。 

          沒想到不到半年,那個貴州女孩又回來找我了。 

          原來她回去后,交了個朋友,那個男孩在到手之前,對她很是鐘情和專一,到手之后,卻又不愛惜她了。她說,她再也不相信婚姻了,不如和我一直過下去。 

          我很頭疼,把這件事如實地向妻子做了匯報。妻子只是沉默。 

          我又重新給那個女孩租了一套離我家很近的房子(燈下黑),然后隔三差五地,偷偷腥。不過,不再象過去那樣了。 

          因為我只是一時沖動之下,開始在網上說自己的生活,所以思路跳躍很大,大家湊合著看吧。本篇與這里所有小說唯一的區別就是,它是百分之百的真實的。 

          我動筆之前,曾想給故事中的每個人令取一個名字,但想一想,為了保證這個真實性,為了還原生活的真相,我還是用大家的真名吧(不含姓,呵呵)。 

          我那個貴州小女友,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春影。我猜想她的父母一定還是有些文化的農民。不過關于她的一切,在這個故事里不會再有任何的交待了。她現在已經離我而去,去年的八月份和那個男孩結婚了。我還曾打電話向她表示祝賀。她哭得不行。 

          我的妻子叫小蕾。小蕾和紅旗的故事,就發生在我和春影再次和好的那段時間。大家也不要向我扔磚頭,我發表完這篇文章,就不會再出現在這里了。所以你們怎么罵我,我也聽不見了。 

          紅旗是小蕾最早的男友,大三的時候,他們的關系就斷了。小蕾當時一心一意在準備出國,而紅旗只是一個大專生,所以倆人就明智地中斷了戀愛關系。 

          說到這里,我的思路又有一些混亂了。對紅旗這個人,我內心里充滿了一些很復雜的情緒。我不知道,這個與我分享妻子的男人,是不是真的比我更出色? 

          還是只是出于我的嫉妒與憤懣。 

          不過,毫無疑問,我和他是兩種類型的男人。我比較訥言寡語,但很細致。 

          但紅旗口才很棒,很多平凡的小事,經他的嘴一說,就變得趣味橫生。 

          在他介入我與小蕾的生活后,我無比郁悶地發現,紅旗不僅讓我的妻子變得光彩非凡,恢復了青春與美麗,他甚至也開拓了我的光彩一面,讓我的人格與外在,在妻子眼里變得更有魅力了。我甚至很樂意與他繼續分享小蕾的肉體與感情。 

          非常詭異的人生吧? 

          讀到這里還想讀下去的讀者,你們可以確定,你們閱讀的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真實到什么程度呢?不能說百分之百,因為真實生活的一些對話不能完全復原,我進行了一些虛構—不過我保證,大體上還是真實的。讀到這里不想再讀的讀者,你們請離座吧。下面的感受極為復雜,我讀過很有限的黃色小說,所以不會做很多的渲染,要讀情色的,也請離座吧。 

          某天晚上,小蕾回到家,告訴我買了這樣那樣的菜,然后便去看電視了。她的表情有些冷淡,但眼神卻有些飄忽。我在廚房聽見她不斷地調整頻道,覺察出她內心里有些特別的煩躁。 

          我拿出全部的勁頭做了三個好菜,端上桌子,招呼岳母和她來吃飯。岳母吃完飯就樂呵呵地去打牌了,小蕾開始收拾碗碟,一如往常。 

          這時,電話響了,我剛要去接,小蕾從廚房沖了出來,把電話搶到手里。 

          我注意到她的手有些顫抖。 

          在通話中,她只是嗯啊地支應著。因為背著我,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覺得她非常緊張。然后她說了句,你不要再打電話來了。便把電話掛斷。 

          這件事過去有十五六天的時間,我中間又有兩晚上沒回來。等我回來后,岳母對我的表情極為厭惡(岳父已經去世多年,她一直住在她的女兒家)。 

          但小蕾對我卻異樣地友好(甚至有一些溫情)。 

          晚上我主動地摟著她,準備好挨她一頓臭罵,將我趕下床。沒想到,小蕾竟然瘋狂索歡。 

          我很詫異,一邊慶幸自已前兩天沒有販太多的私貨出境,一邊大施辣手,直到小蕾酥軟如泥,內心的慚愧才有些緩解。 

          小蕾起身收拾了一下,然后摟著我,一雙妙目含著笑意,打量我半天,弄得我內心有些不安之時,她突然問:“她來例假了?” 

          我啞然,卻也不想找更多的解釋,事實不是如此,但承認好像更對得起小蕾,所以我選擇了沉默。 

          小蕾拍拍我的臉:“我挺配服你的。”我還是不敢接口,打定死豬不怕開心燙和沉默到底的主意。 

          妻子得不到回答,好像有些失望,離開我的胸膛,攤開手腳,盯著天花板感慨說:“我知道你不會離開我,但你也要對她負責啊。她又不可能不結婚,一輩子跟著你,你到底想怎么樣呢?我在你的位置上,肯定要瘋掉。” 

          我苦笑一下。 

          妻子接著對我說:“你換在我的位置上想一下,如果我也做了一些出格的事,當然,你不要誤會,哪怕是不象你過份的出格,你會不會揍死我?” 

          我當時絕對沒想到她最終也會走上我這樣一條路,所以我只是一味慚愧。 

          后來她和紅旗好上以后,我才知道,那是她開始的第一次試探。而我以為,她只是為自己鳴不平。 

          后來我想開了以后,再回想一下自己當時的思維模式,還是典型的大男子主義吧。小蕾在人大雖然算不上校花,但系花還是稱得上的,如果論起出格的資質,她其實比我更有優勢。但大家都接受了這樣一種習慣思維,婚姻中可以接受出軌再回頭的男性,但對于女性,卻有一些更為苛刻的標準,不少女人都只能望而卻步。 

          但人內心的欲望卻是同樣的。 

          渴望受到尊重,渴望受到愛慕,渴望得到性愛的歡娛。 

          我雖然公糧按時上交,但只算滿足了她最后的一個渴望,卻不能滿足她的前兩個欲求,她的出軌,只是時間問題。 

          但小蕾當時肯定還沒有下最后的決心。 

          后來家里老有莫名的電話,我一接,就掛,小蕾接,也只是三言兩語的,便匆匆掛掉。 

          我慢慢覺出蹊蹺,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她在那些對話中,沒有任何有意義的東西透露出來。這是極為反常的。 

          更讓我覺得驚訝無比的是,那段時間,小蕾不但不再對我和春影的相會有任何的反感,反而在和我的性事中,經常提及: 

          她比我更棒嗎? 

          或者:她叫得浪不浪?她的哪個部位更敏感? 

          有些話,我壓根都想不到她這樣的人會說出口。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周左右,我覺察到她的內心開始有極大的變化。 

          但我不知道她這種變化的原因。在房事方面,比過去更加頻繁。這也許還能用一些原因解釋,但無法解釋的是,她開始做好完全接受我有情人這個現實,并且稱底線是不能離婚。 

          她重新開始打扮的花枝招展,多年不穿的長裙也重新包裹上她修長的雙腿。 

          我卻天真的以為,她是為了重新吸引我。 

          有時候,她會回來很晚。但沒有晚到那種讓我起疑心的地步。 

          最先開始懷疑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岳母。 

          有一次,我提前回家,看見她在她母親房里,從半掩的房門中突然傳來她母親一句怒喝,“他不管怎么樣胡來,他是男的,你要是騷比不要臭臉,我就離開這里了!” 

          我心里頓時一驚。 

          小蕾默默地出來,看見我呆在門口,愣了一下,才掩面跑出去。 

          晚上她母親才從房里出來,一言不發地開始收拾東西,不管我怎么勸,她最后還是離開我的家了。 

          我知道,她是恨死我了。我當時跪在門口,她都不理我。 

          小蕾第二天才回家,她已經知道她母親回到老家的消息了,然后她在沉默中開始收拾她母親的房間,之后又把自己關在屋里,打了一個很長的電話。 

          等她出來以后,我滿心愧疚,同時也是滿腹疑慮,看著她,一時不知如何開口。 

          小蕾突然向我笑了,“媽也該回去了。我只想說,我這里,沒什么對不起你的事。” 

          非常巧,這時小蕾的手機響了,小蕾一直沒接。 

          我心里知道,小蕾雖然口上說沒事,但多多少少,確實有了點事。也許不是她媽想像的那種關系,但已經亮起紅燈了。 

          我一直希望婚姻的真相永遠這樣掩藏在這層影影綽綽的紗幕中。但當天晚上,直腸子的小蕾就把最后這層遮蔽扯破了。 

          “我們該坐下來好好談談了。” 

          我點頭同意。是接著過,還是分道揚鑣,也許就取決于今晚上的結果了。 

          “你曾經下了很大的決心,和春影分開,你們現在又走到一起。這也沒啥。 

          我想得通,想不通,反正現實就是這樣。我媽是特別保守的人,你這樣,很傷她的心。現在,你可能也能感覺到,我外面也有人了。媽恨我,我不怪她。你別這樣看我,我們的性質是不一樣的。” 

          我一驚,空落落的感覺大于心痛。 

          從那一刻,我才回想起和小蕾的花前月下,是多么的美好。 

          “他是我的初戀男友,現在在一家小公司打工,和你沒法比,結了婚又離了。 

          前段時間他主動和我聯系的。” 

          妻子看我的臉色極度不豫,雙手一攤,苦笑道:“我現在明白梁山好漢為啥有那么多的不平了。” 

          “只想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我也苦笑著承認。 

          妻子突然撲到我懷里,放聲大哭。 

          我的眼角也泌出了淚花,婚姻啊,莫名地把兩個不相干的人捆在一起,跑又跑不動,分也分不開。 

          晚上我把妻子弄得死去活來的,一方面是出于感情背叛的刺激,一方面,是一種莫名的沖動。 

          因為我們在挑情和做愛的前半段,大家有一些瘋狂的內心沖動的披露。 

          當然,做完愛之后,誰也不會當真。 

          小蕾在被我“懲罰”的死去活來的時候,一再承諾不再做任何有背叛我的行為。我時而要求她永遠愛我,忠于我,時而要求她更浪一些。 

          小蕾沒有要求我就和春影的事做任何承諾。我想說的是,這種不平等,不能完全怪罪于當代的男性,這是千百年中國國情的積淀。大家認為呢? 

          第二天和第三天晚上,我再次瘋狂地索歡,小蕾嬌身承歡,在第三天做愛的過程中,她突然問我,到底是愛她還是愛春影更多。我當然說是更愛她。然后我反問小蕾,她到底是愛我更多,還是愛她的紅旗更多? 

          妻子馬上說,我愛你更多。愛他更少。 

          我下面一下子便硬得象石頭一樣。 

          妻子做完愛后,背過身子笑著告訴我,她本來想說只愛我一個的,但她覺得,如果說愛我更多,我肯定會表現得更好。 

          我非常尷尬。小蕾轉過臉,紅著臉格格地笑個不停。眼神又亮又朦朧,很曖昧的樣子。 

          我知道,她一定是從我的表現中,覺察出什么來。 

          我按捺不住,便問她,她和紅旗到底走到了什么程度。 

          她紅著臉,說,只是普通的朋友。 

          我覺得嗓子發干,死死追問:你和他最近有約會吧! 

          她先是堅決否認,然后突然承認,一起看過電影。一幅女兒家情竇初開的感覺。 

          我壓著她問,有過身體接觸沒有? 

          手偶爾碰一下,就馬上閃開了! 

          我看她藏藏掖掖的神態,心中火起,再次把她按倒在身上,但已經力不從心了,呵呵。 

          第二天我便找了一篇叫宦海紅杏的小說看了又看,受到相當的刺激。腦子里的那個小秘書的妻子,完全是小蕾的形象。那個叫紅旗的男人,勉勉強強替代了占有妻子的局長的樣子,實在不像,我甚至想見見那個男孩。 

          生平第一次,我要了小蕾的QQ號,在網上和她聊了起來。 

          有些話,我覺得當面實在說不出來。 

          小蕾一開始只是覺得無聊,她反復承諾,她和紅旗不可能走到一起。而且,他們的關系,壓根就不象我想的那樣齷齪。 

          我腦子里還是被那個念頭折磨的不行。一個怨婦和她的前男友去看電影。在黑暗的電影院,會什么事也沒有發生? 

          之后有兩周多的時間,我情緒很不穩定。雖然我盡量遮掩,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流露。 

          “你要是不希望我再往前走,我最近先不理他了。” 

          小蕾往后退了退。 

          她的手機換了號。 

          家里電話偶爾會響起,但小蕾從來不接,全部都是由我轉的。 

          幾乎每兩三天都有一次,電話中對方什么也不說。一聽到我的聲音,馬上就掛了。 

          如果不是春影那邊的一些情況,也許我和小蕾今天就是一對平凡而幸福的夫妻。 

          我很怕失去小蕾,所以再次中斷了和春影的聯系。沒想到春影找到我家里來了。有一天晚上,我回家很晚,小蕾打電話讓我馬上回家,有個老朋友來看我了。 

          我萬萬沒想到是坐在家中沙發上的兩個聊天的女人中,一個是春影,一個是小蕾。 

          讀者可以設身處地地想像一下,面對那樣的場面,該如何應付。 

          我只是苦笑,幾乎要癱在地上。 

          小蕾把我拉到臥室,幾乎是同情地看著我。 

          “你怎么解決?今天是來攤牌的。” 

          想起清瘦而絕望的春影,我萬分舍不得讓她再傷心。但我更舍不得讓小蕾傷心,左右為難,連作揖帶鞠躬,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小蕾神色一黯,平靜地說道:“我收拾一下東西,今天這個家先讓給她。” 

          我幾乎是哭著不讓她走。“我把她勸走,好嗎?” 

          小蕾抱著我,象媽媽抱著小孩一樣,安慰道:“好了好了,別嚇成那樣子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唉,不過這話,地球上60億人口都接得住。沒想到我這個受害者,今天還得來安慰你,也算天下第一奇聞。” 

          我死也不敢相信小蕾的話發自內心,她越這樣,我越膽戰心驚。 

          “要不這樣,我們倆還是夫妻,但各有各的情人,你能接受嗎?” 

          我圓睜雙眼,第一反應是她是在考驗我,馬上又覺得內心一陣解脫之后的輕松。之后的感受,便是極為復雜的說不清道不白的情愫了。 

          小蕾突然溫柔一笑,捏捏我的鼻子:“逗你玩的!我走了。后天我回來。” 

          我拉著她的手,又極怕失去她。她的話,完全是她的真實想法,她只是怕我一時不能承受。 

          “我要出軌,肯定先和你商量,不象你先斬后奏。放心,這兩天我去紅紅家住。” 

          紅紅是她的一個朋友(具體名子我記不清了,便隨便起了個名字,這個名字是本篇中唯一不真實的)然后,她便走了。過了五六天才回來,原來,她去紅紅家,發現她家里另住了一個朋友,她便提前休假去了趟西藏,大玩一次。 

          我當前不可能讓春影住在家里。好言好語把她送走,在我家里時我暗下決心和她斷絕關系。可一去她的住處,我這話再也說不出口了。為什么?一方面是天性使然,一方面,春影和我的關系早已經是愛侶加夫妻的關系了。 

          小蕾回來后再也沒問我和春影的事情。我想,對我這件事,她是徹底認了。 

          她回來之后的第二天晚上,家里來電話,她馬上就接了。 

          我僅聽了30秒,便如五雷轟頂般呆在原地。 

          以下不是原話實錄,但大體上差不了多少。在那種感受下,我根本不可能一五一十地記得清他們的聊天。 

          “我回來了,去西藏玩了幾天。” 

          “好玩著呢!我累死了。” 

          “……” 

          “他呀,他不在家。家里就我一人。” 

          電話里不知說了什么,妻子只是輕輕地笑著,眼神異樣地瞟著我。 

          “……” 

          “接了,也不代表什么。” 

          “……” 

          “想你的美事吧!再說,我就掛了!” 

          “……” 

          “明天?在哪兒?我先說了,電影院我可是不會去了。” 

          妻子吃吃地笑著,“不想去,怕你不老實!” 

          說到這里,她垂下眼簾,似乎忘記了一米之外的我的存在。 

          “……” 

          “你激我也沒用,我就是不想去,必須在五百人以上的公開場合,100瓦以上的光照下見你,省得你動手動腳。” 

          聽到這里,我才反應過來之后,第一反應,竟是壓抑住所有激烈的情感,悄悄地離開家,輕輕地掩上房門。 

          我在長街上徘徊了很久,整整五個小時沒回家。 

          雖然我隨身帶著手機,并且一直在期望著小蕾的道歉電話。但我一直沒有等來這個電話。 

          我疲倦不堪,在一個拉面館要了兩份拉面,又點了一個豬肚,吃完之后,竟然發現剛才內心里火山般激烈噴發的情緒消失殆靜,剩下的全部是一種心滿意得的滿足! 

          回到家后,發現小蕾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她喜歡裸睡。 

          燈下看她年輕豐美的肉體,柔和細致,曲線玲瓏。特別地誘人。 

          我無聲地撲了上去。 

          第一次我們的歡愛是在無言中進行的。只有忘情的呻吟和淅瀝的云雨聲。 

          倆人極其投入。 

          我不想細致描述那一次小蕾的反應。只有一句話,完全不同于以前。 

          我們三人的這種關系,某種程度上并不是一種性的游戲。起碼我和小蕾是很嚴肅的。 

          我不知道妻子這個名詞對于當代男性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但它肯定與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這個稱呼有了極大的區別。平等,是我淺薄的思維中唯一浮出來的詞匯。也許在少部分家庭,兩個人完全都是在背在對方,在大部分家庭中呢,是一個人對不起另一個人,我和小蕾不希望這樣,因為懷疑和背叛,將極大地動搖婚姻的基石。小蕾可能也是這樣想的,所以我們不但完全不避諱對方,象小蕾,還會主動地通報。 

          小蕾有時會在家和紅旗有很長的通話。小蕾完全不避著我,但我知道,她絕不是故意氣我。她的語氣非常自然,當然,女人的天性還是羞怯的,這件類似于偷情的事件,本身也是很令人激動的。 

          有時我真的認為她是在對我進行懲罰。 

          聽過她和紅旗數次的粉色的通話后,我被刺激的實在不行。妻子的一切肉體特征,在我眼里,都變得格外美好。甚至包括妻子的衣物(比如絲襪,高跟鞋,內衣,胸罩……)都會讓我激動萬分。呵呵。 

          我問她:“你還愛我嗎?” 

          小蕾緊緊地抱著我:“我當然愛你,比以前更愛你。” 

          那你愛他多過愛我嗎? 

          小蕾搖搖頭,告訴我,愛不能這樣比,打個比方,對他的愛是藍色的,對我的愛是紅色的,沒有可比性。男人也許會說,愛你勝過愛她之類的話,但她再不相信了。 

          我急赤白臉道:我說的是真心的! 

          小蕾平靜地說道:我不相信,不是因為你的表現,而是因為我自己內心的體驗。 

          我非常惱火,卻又無可奈何。 

          然后我問她,和他的肉體關系。 

          小蕾輕蔑地看著我道: 

          “你真的覺得肉體關系有這么重要嗎?” 

          我突然看到了希望: 

          “那你答應我,和他永遠不發生那種關系!” 

          小蕾紅著臉推開我:“說什么呢!” 

          “你答應我!你還是我的妻子呢!” 

          “不要說那樣的話了,寶貝。”小蕾溫柔地說道,“我走到這一步,你知道為什么。我們不說這話,親愛的,萬一有那么一天,你也別傷心。” 

          小蕾頓了頓,笑道:“食色性也,還原那件事的本色,不過是和誰吃頓飯一樣平常。” 

          我不再說話,看著美艷如花的妻,不知我們會走到什么地步。 

          內心里,我卻非常震驚,和小蕾結婚到現在,我才第一次意識到,她的有些話,說到了尖銳的真相。 

          小蕾和他當時并沒有走到那一步。紅旗也并不知道,他和小蕾的一切,小蕾一點也沒有瞞著我。這一點,我沒有要求,小蕾也覺得不好意思讓他知道。 

          在我和小蕾在歡愛中進行了數次的瘋狂對話后,我們終于打算向紅旗揭開那一層了。 

          終于有一天,我陪著小蕾去見紅旗。 

          我沒想到,紅旗好像比我更坦坦蕩蕩。他有充分的心理準備。我不得不承認,見到他后,才發現,所有對他的看法,大部分是偏見。 

          在我在場的一個小時,他一直不斷地向我表示著對我從事的行業的敬仰,非常自然,完全地發自內心。小蕾先是坐在我身邊。我去了趟廁所,回來后發現,小蕾已經坐在了他的身邊。妻子只是微笑地看著我。 

          我忍不住,從餐桌下將腳伸過去,勾住了妻子嬌小的腳,感受著腳背上傳來的肉體的溫滑。 

          妻子臉紅了。那天她穿著絲襪。那種特別的觸感,讓我非常沖動。 

          我改變了三人原定的計劃,說,我不當電燈泡了,出去看場電影,兩個小時后你得給我完璧歸趙。 

          紅旗天真無邪地笑著:“大哥,我的親大哥,我對小蕾可是敬若天人,怎么會給你磕了碰了呢!” 

          記得當時我們的對話被邊上一個男的聽了,他馬上以異樣地眼神看我們。 

          我尷尬無比,紅旗卻一點別扭也沒有,很自然地將摟住了我妻子的細腰。 

          在電影院里,我根本就沒有心思看那部3D動畫大片,沒看10分鐘,就溜了出去,回到餐廳外面。 

          沒想到妻和他已經不在了。 

          我馬上打電話。 

          妻子在電話中低聲瘋笑道:“我們倆就在電影院里,看著你出去了。回來吧。” 

          我終于知道什么叫顏面盡失了,但同時,心里一陣輕松。 

          “我跟紅旗說句話。” 

          我要求。 

          “不讓。要不你出去轉轉吧。別這樣小家子氣的,讓人笑話。” 

          “他現在正摸著你嗎?” 

          “嗯,噢,yeah,……” 

          妻子壓低了聲音,發出類似叫床的聲音,讓我哭笑不得。 

          后來,妻和他有了更多的肉體接觸,她通過QQ告訴我一些細節。 

          我不理解妻和他在當時的氣氛下,沒有走到最后的那一步。 

          “我覺得一夜情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是最無奈的一個選擇。其實很多女性是不愿接受這一點的。背著老公,雖然刺激,但性質就變了。” 

          “你和他算是一夜情嗎?” 

          “我擔心的是他有這樣的目的。這樣,不僅對我是一件痛苦的事,對你也是一種傷害。” 

          “原來你要的是他對你長期的占有!!!”我非常憤怒,打了十多個感嘆號。 

          “更不是!我現在不想說。不過你會發現,這樣的局面,你一定能接受的!” 

          “我要是不同意呢?” 

          “當然得要你同意,否則我不會把最后的東西給他!”小蕾向我發誓。 

          為了實現她的想法,小蕾甚至開始請他來我家玩。紅旗總是走的很晚。 

          我不得不承認,在我家里,我有更大的心理優勢,而紅旗,卻是一個很油滑的人,他每次都走的很晚,主要原因卻是因為我和他聊得很晚。 

          我的朋友不多,但我知道的東西很多,對每件事情的見解,都有獨到之處,有些話,我發現和小蕾說不到一塊兒,和他卻能說到一起。 

          有一次,妻子甚至當著他的面洗腳。這種舉動,讓我覺得非常刺激。 

          我心里覺得好笑,因為小蕾肉體的每一部位,其實都已經被他經了手了。 

          有一次,我終于和他開玩笑:“哥們,太晚了,11點之后的的費太貴,要不睡在我們家吧。” 

          紅旗便傻笑著看小蕾。 

          小蕾紅著臉打了我一巴掌。 

          那天晚上,小蕾幫他收拾房間,一個多小時后才回來。 

          小蕾進他房間的時候,身上還穿著一件襯衣,回來時還是那件襯衣,但乳罩和內褲卻沒了。 

          我們當晚瘋狂的不行。 

          有時候,一連一周,他忙于自己的業務,都沒有過來,我便讓小蕾請他過來,打著的名義說是讓他們聚一聚。但我內心里,卻更希望有一個聽眾理解我對時政的看法。 

          小蕾光著身子躺在我懷里,情熱至極,哀求我:“我想和他合體!你同意吧!” 

          “什么叫合體?賤貨!”我喘著粗氣道。 

          “就是讓他的長的那一塊肉,插進到我少的那一塊里。就叫合體。” 

          我同意了。你個賤貨! 

          妻子高興的不行。 

          原來妻和他同房馬上就要實施的。但我們三人行的故事中,卻有了一點意外的變故。 

          紅旗他們公司裁員,他被裁掉了。 

          他有個哥們,是開音像店的,紅旗也想開一家。地方都看好了,是音樂學院對面的那條街,周圍諾大的街區里竟沒有一家音像店。紅旗連許可證都拿下了,但是最后店面裝修的錢卻不夠了。應該說那是很大的一塊。紅旗想弄出些特色來。 

          他最后和小蕾商量,小蕾的意思是他還是看米下鍋吧,她不太想借錢。 

          我們倆的存款,有個五十來萬,紅旗只是想借個五萬。小蕾卻想得很深,她覺得和他不便搞這些事,便想讓我出面回了他。 

          紅旗拉著我在周圍跑了一大圈,讓我的興趣高漲了起來。 

          我甚至想在他那兒多投一些錢,搞一個高檔的精品樂牒店。 

          紅旗聽說我打算投個七萬來,激動得不行,他說,他實際上連硬件加進貨和許可證的投入只有三萬,以后就算給我打工了,他按比例分個三成就滿意了。 

          我知道他的夢想,我自己也有這樣的夢想,能通過他來實現當然是再好不過了。于是我反過頭來勸小蕾。小蕾氣得不行。大罵我一頓,又打電話給紅旗,只說了幾個字,“我們完了!” 

          我只好和紅旗再去解釋,小蕾是想再存些錢,再買套房子租出去。所以我們的錢也不算富裕。 

          紅旗很傷心的樣子:“我在她的心里,比不上你的萬分之一啊。” 

          我又勸他去找小蕾,認個錯,我再通過朋友想辦法籌點錢。 

          我的朋友也不多,轉了一圈,沒借到幾個錢。紅旗哭喪著臉說:小蕾說不想和他繼續下去了。 

          我心里竟有些失落,最怕又最想看到的一幕,就這樣被金錢關系弄沒了? 

          而且,通過這件事,我看到了女人的經濟頭腦和愛情可以說是完全分開的,她的計較表明,小蕾根本沒計劃和他終老一生。我的心理得到了極大的平衡。 

          我和紅旗想了個辦法。 

          一天晚上,紅旗來我家,小蕾冷著臉將他堵在門口。我勸說半天,小蕾才氣鼓鼓地回到房間。 

          紅旗做了一桌子菜,最后我把小蕾請了出來,小蕾也不看他一眼。 

          吃飯的中間,小蕾終于臉色有所緩和,也不忍心再看紅旗可憐巴巴的樣子,和他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一會。 

          我拿出從大街上買的一套三級片,早已放進DVD機里播放著,電視一打開,就是里面A片女主角被幾個黑人操得鏡頭。 

          小蕾大吃一驚,狠狠地踩了我一腳。 

          我卻裝作不知道,和紅旗津津有味地欣賞著。 

          小蕾沒想到我們想出這樣無恥的法子,一氣之下就要離桌,卻被我死死抱住。 

          “我們三個早晚也要這樣的,不如先預熱一下吧。”我指著電視,厚著臉說道。 

          小蕾卻對紅旗恨聲罵道:“這種牒,只有你會去買!你把我老公帶壞了!” 

          我們倆不說話,只是悶聲微笑著看牒。 

          妻看了只兩分鐘,就軟在我懷里,眼睛不敢瞟紅旗。 

          我指著A片中的女人,在她耳邊低聲說著挑逗的話。 

          “你不想像她那樣性福?” 

          有那么一會兒,妻的眼神很迷茫,又過了一會兒,妻又回頭看著紅旗,屁股下面是我高高頂起的陽物,她肯定看到了紅旗的那個部位也有了變化。內心里有一些激烈的斗爭。 

          當我將手伸進她的胸前時,小蕾呼吸急促,問我:“你還要不要臉?” 

          “你和他好吧。” 

          小蕾沒想什么,就點了點頭。我心中一痛! 

          紅旗從后面,將小蕾的襯衣掀起,將她的乳罩解開。 

          小蕾低聲問我:“我現在想親親他。” 

          我擰了一下她的屁股,笑道:“你什么地方沒讓他親過?” 

          小蕾轉過臉,摟著他的頭,瘋狂地和他親吻。紅旗的手,再小蕾的乳房上快速地動作著。 

          小蕾又偏過頭,一面親我,一面很投入地看著電視。 

          之后,小蕾開始發出悠長的嘆息般的呻吟,一臉嫵媚地向我低聲道:“你真的同意我給他了……” 

          我不說話,牽著紅旗的手,兩只手一起伸進小蕾的內褲里。 

          小蕾一下子投降了:“你們想干嗎呀……” 

          她無力地嚷著。 

          兩只潔白的小腿上掛著肉色的內褲。 

          我從小蕾陰蒂上活動的手累了,紅旗便接了過去。我們倆就是不把手指伸進小蕾的肉洞里。 

          小蕾開始懇求起來:“干我吧!干我吧!……” 

          我們倆一直沒有答腔,只是瘋狂地各自動作著。 

          紅旗還把妻子的頭抬起來,讓她看著電視上大雞巴在女主角的肉洞里進出的情景。小蕾實在受不了了,對我們道:“我服了,你們干我吧。你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我也是你的情人,算起來比他還早,對不對?你不能說斷就斷了。”紅旗說道。 

          “我錯了。我不斷了。” 

          妻子看我臉色沒有什么異常,開始主動地與紅旗纏綿。 

          “那你就同意把錢借給他吧。我就同意你和他今天晚上就可以圓房了。” 

          我說道。 

          “是現在嗎?” 

          小蕾顫聲問道。 

          我點點頭。 

          小蕾深情地看了紅旗半天: 

          “紅旗,我要把身子交給你了。” 

          “我會好好疼你的。”紅旗莊嚴對小蕾承諾。 

          紅旗又看看我,我點點頭,對小蕾說道:“今天晚上,我睡客房。” 

          小蕾起身,抱著紅旗,目不轉睛地看著我,臉上浮出感激地笑容。 

          “我去給你們收拾一下。” 

          我走進臥室,看著室內的一切,內心里感觸萬千,一時也不知在想什么。 

          妻子就要在今晚獻給別的男人了。 

          小蕾從外屋默默地走到我身邊,看著我把床鋪好,放上一床潔白的新床單。 

          一會兒,這張床單,就會皺巴巴的,沾滿妻子與別的男人的浪液了。 

          “我讓紅旗去洗一下,用你的睡衣和浴巾,可以嗎?” 

          小蕾怯怯地說道。 

          “你也換一套衣服吧。” 

          小蕾覺得沒必要,笑道:“一會兒還是要給他扒光的。” 

          我卻讓妻子拿出她和我新婚時的那套衣物。 

          妻子臉色一紅,拼命搖頭。 

          “我想把你正式的嫁給他。” 

          “怎么可能呀!我就是你的老婆,你太愛我了。” 

          妻子最終還是同意了。花了小半天的功夫才找到那套紅色的外裝,我先出去讓紅旗等會,然后回屋在里面給她穿戴好。 

          小蕾換上那套花邊內褲后,我又讓她穿上一絲襪。 

          小蕾笑道:“當時沒有穿這件啊。” 

          “我想讓你這一次更性感一些。”我猶豫了一下,說出了真話。 

          “那樣他會……操死我的!”小蕾看我非常激動,故意挑逗我。 

          “正合我意。” 

          我觸手處是小蕾光潤無比的細膩肌膚,內心里狂濤激涌,一時也分不清是什么感覺。 

          然后我讓小蕾又噴上一些香水。在收拾的過程中,小蕾和我不斷地長吻著。 

          我最后一刻看妻,竟是無比美麗的尤物。妻用兩根手指,做出一個可愛清純的扮相。 

          “清純嗎?” 

          “一會浪一些。” 

          “才不呢!我會很保守的!!” 

          小蕾說完,也覺得不合適,嘿嘿地笑了。 

          我也笑了:“那你就一件也別脫,只把褲子解開一個縫,……” 

          小蕾笑得伏了腰。 

          “我讓他進來了?” 

          “再等一下。我又想親你了。”小蕾戀戀不舍。 

          “算了吧,俊媳婦早晚要見情郎的。” 

          “還有……你讓他射進去嗎?”小蕾伏在我耳邊,聲音細若蚊蠅。 

          “傻孩子!”我摸了摸她的頭,“一會兒就是你和他的世界了。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 

          我便讓紅旗進去。過了一會房間的燈便熄滅了。 

          房間里的聲音時高時低。妻子在顫抖中發出美妙而動人的呻吟,令我熱血沸騰。 

          半小時以后,我回到客房,臥室里傳來壓抑著的時斷時續的人間至樂之聲。 

          小蕾一點叫床聲也沒有發出來,傳來的是大床的吱吱聲。雖然如此,我卻覺得更刺激。 

          小蕾,我的小蕾!你現在在用什么體位接受他的插動?!! 

          他是不是已經射在你美妙的小穴里了?!! 

          各種瘋狂的念頭在我的腦子里盤旋。 

          都兩個多小時了,妻沒有按約定回來。 

          第二天早上,當我起床后,發現小蕾已經安靜地睡在我的身邊。 

          她穿著一身潔白的睡衣和睡褲,嘴角掛著一絲甜美的微笑。 

          她馬上也醒來,我們眼神一接觸,小蕾便紅了臉。 

          “還好嗎?” 

          小蕾將薄被蓋住了臉,在被子下面重重地點點頭。 

          “讓他射進去幾次?” 

          小蕾只是吃吃笑著,不說話。后來將頭伸出被子,向我承認,被他射進去兩次。 

          “你洗了嗎?” 

          小蕾含著笑意,看著我,點了點頭。 

          我撕開小蕾的睡衣,瘋狂地占有了她。 

          小蕾在做愛的過程中,臉上一直帶著令人迷惑又非常感性的笑容。讓我迷戀不已,又有些暗惱。 

          “你笑什么?”我終于住問。 

          “我太幸福了!” 

          我終于想到了這一層,讓所愛的人能幸福成這樣子,也許我的選擇真的是對的。 

          之后有很長一段時間,小蕾都沒有再和紅旗見面,她說,她喜歡自然而然地發生。 

          “你打算讓他做你的長期情人?” 

          “他也不算是情人,我只想讓他做我的朋友。” 

          我非常困惑。女人的心理非常復雜,這點我是搞不懂的。現在連肉體給完全交給他了,妻子卻想往后退了。 

          “還有一件事,你不要誤解。我……想讓他搬過來住一段時間。他現在沒有住的地方,他爸不是再婚了嗎?家里還有兩個弟弟呢。他外面租房,花錢太多。” 

          小蕾猶豫了很久,說出了她的想法。 

          最終讓我同意的,還是出于內心里的好奇。 

          我對紅旗的人品沒有擔心。他和小蕾都是中學同學,算是知根知底的。 

          說來可笑,我不擔心他長期的霸占小蕾,只是擔心他會侵占我的生活空間。 

          我更好奇小蕾如何協調我們兩個人的感情和性生活。 

          后來有一天,小蕾突然讓他到我家住了兩個周末。 

          他空手而來,空手而去,什么隨身的衣物也沒帶。 

          沒有發生我害怕的那種對我的私人空間的侵占。 

          第一個晚上,小蕾是陪著我的。我笑著讓她過去,小蕾笑著搖頭。 

          我猜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第二個晚上,我把小蕾弄得遍體酥軟之后,大聲叫紅旗進來。 

          小蕾拉著我的手,不放我走。我便留了下來。 

          紅旗光著身子,跳著進了我們的房間,大叫一聲,壓住了妻潔白如玉的肉體。 

          在紅旗插入之前,我還是出了房。 

          說實話,看紅旗伏在妻的豐挺雪白的乳房之上,舌頭沿著兩顆嫩嫩的乳頭繞來繞去,叼著小蕾的乳頭,讓小蕾的乳暈慢慢漲起,讓小蕾張著嘴,皺著眉頭的欲仙欲死的樣子,那種場景已經是我能夠承受的極限了。 

          我沒有看他們的做愛場景,說不出為什么,可能我覺得通過想像更加刺激,而真實的情景,也許就是那么一回事。 

          紅旗終于正式地搬到我家。以一個朋友的身份住進我家。 

          小蕾將衣柜里騰出一部份空間。買了牙刷、洗浴用品和拖鞋什么的。又將收拾起來的行軍床展開,鋪上床墊,忙活了大半天。 

          我將床反復地拉動,裝成在實驗床的牢靠度。小蕾羞得不行。最后鋪床單時,我讓她拿出上次和紅旗合體時的那一套白色的。小蕾終于吃不消了,拉著我上了床。 

          “干嗎又用上次那一套?” 

          “白色的容易被玷污。” 

          “你這樣太變態了。” 

          “對。但你更性福了。” 

          “是。”小蕾紅著臉承認。 

          “今天晚上你放得開一些,平時你挺愛通過語言與我交流的,和紅旗上一次,我聽不到你的一句話。” 

          小蕾笑著拼命大搖其頭。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對紅旗笑道:“今天小蕾可是為你忙活了半天了,你晚上得要好好疼疼她。” 

          紅旗便摟住我的妻子,咬住了她的耳朵,小蕾連忙推開他的嘴,耳根子卻都紅透了,靠著他,軟軟地說不出話來。 

          我說,小蕾你去休息吧。看把你累的。 

          妻垂著頭,可愛無比的樣子。 

          紅旗借勢便摟著她回了房間。 

          不一會兒,他的屋里便傳來吱吱的床的活動聲。 

          小蕾還是不習慣讓我聽到她的叫床聲。我背后問過紅旗,他笑著承認:兩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小蕾是叫得很瘋的。 

          在他住進來之前,我和小蕾交流過避孕的事。在床上交流的。 

          我說:這幾天先不避吧,你們之后還是要避的。 

          小蕾紅著臉打了一巴掌:“那只有老公你才有這樣的權利呢,他可不行!” 

          我心里又是酸酸的,又是甜甜的,陽物硬的不行。 

          那天晚上,小蕾因為在自己家里,放得更開一些,最終同意讓紅旗不戴套射了進去,把她弄到好幾次高潮。 

          到現在,紅旗在我們家里住了前前后后共有一年多的時間。我和小蕾已經完全接受了他的存在。不過,小蕾和他做愛的次數卻很少。像去年四月份到五月份,整整兩個月,一次也沒和他做過。算起來,好像實際上一共才做了十一、二次。 

          每次都是紅旗快想瘋的時候,小蕾才給了他。每一次,她都矜持得要死,好像是生平第一次出軌。 

          “吃到不如吃不到。”小蕾這樣向我解釋,“這樣他能愛我更長一些。女人都是貪心的。” 

          我駭然看著小蕾:“你這樣對他太殘忍了!” 

          “就你心好!讓老婆被蹂躪!” 

          “難道你不喜歡嗎?告訴我,你喜歡怎么樣地被他蹂躪?”我摟住了嬌妻。 

          小蕾捂著臉:“太丟臉了,說不出來。” 

          我笑了笑:好吧。反正該發生的都發生了。 

          生活就是這樣,讓我們迎接著一個又一個的驚奇,而我們只能平靜地接受。 

          發表這篇文章已經過小蕾的同意,但小蕾沒讓紅旗看。 

          以下的一段,則未經她的過目,是我偷偷加上的。不過是更真實的,因為是剛剛發生的,所以基本上連對話都是原樣的。 

          接上面的對話: 

          “我喜歡在他上面。” 

          還有呢? 

          “他前面的大肉肉很厲害的,冷不丁來一次,塞滿我最里面的,讓我爽死了。” 

          年三十,我們三個先是玩了一會牌,到午夜十二點時,正看到朱軍和李詠他們幾個出錯的時候,我馬上就覺得有很多的不對。小蕾隨后也覺察出來。紅旗笨笨的,一直認為很正常。讓小蕾很瞧不起,又提起他的專升本的事,紅旗特受打擊。 

          小蕾和紅旗頂了一會嘴。我嚷著困了,就要回房睡覺。今天晚上我睡的是小客房,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小客房有一間窗戶,可以看到對面的平安大街,有很多的煙花。大臥室則讓給紅旗住。大臥室的窗戶是向南的,看不到北面的大街。 

          紅旗興奮的不行,眼神瞟著小蕾,充滿了熾熱的欲望! 

          小蕾又是扭扭捏捏的,不想和他同房。 

          紅旗急了:“你都兩個多月都沒給過我了。” 

          小蕾冷笑一聲,叉著腰:“你算我什么人?你自己現在也有了女友,連當情人的資格都沒了!不給不給就不給!” 

          但我從小蕾的眼里看出些別的東西,便笑著推她入房。房門沒有關上之前,小蕾還假惺惺地叫了聲:“老公救我!” 

          之后,嘴便被紅旗給堵上了。 

          再之后,下面的嘴也應該被紅旗給堵上了。 

          睡到夜里兩點多,小蕾又溜進我的房間。 

          “好嗎?” 

          我一點也沒有睡意,正在想著心事。 

          “還行。” 

          “還能再來嗎?” 

          “下面有些腫了,你也不心疼我。” 

          小蕾撒著嬌。 

          “是你自己求歡過度吧。” 

          “討厭!……親親那塊賤肉吧。” 

          “怪惡心,我不親。” 

          “親親吧……我賤死了!好喜歡被他蹂躪!” 

          我捂著鼻子,貼著妻子的肉縫,舔了起來。 

          “我的騷屄很好聞嗎?”小蕾開始浪言浪語起來。 

          “好聞!!!你這個虛偽的家伙,又沒讓他戴套!” 

          “嗯……就這么完完全全地給了他了,讓他操爛了!我賤死了!你罰我吧!” 

          兩人后半夜睡的很淺,醒來后,我發現,小蕾已經在外面熱菜了。 

          又是新的一年,我們三個人,將面對什么樣的未來呢?


        相關鏈接:

        上一篇:我在建行做保安 下一篇:妻子的秘密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幸运28开奖网站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source id="oxhi7"></source></object></code>
      1. <dd id="oxhi7"><delect id="oxhi7"></delect></dd>

          <meter id="oxhi7"></meter>

          <i id="oxhi7"><output id="oxhi7"><wbr id="oxhi7"></wbr></output></i>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object></code>
          <code id="oxhi7"><ol id="oxhi7"></ol></code>

            <meter id="oxhi7"></meter>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source id="oxhi7"></source></object></code>
          1. <dd id="oxhi7"><delect id="oxhi7"></delect></dd>

              <meter id="oxhi7"></meter>

              <i id="oxhi7"><output id="oxhi7"><wbr id="oxhi7"></wbr></output></i>
              <code id="oxhi7"><object id="oxhi7"></object></code>
              <code id="oxhi7"><ol id="oxhi7"></ol></code>

                <meter id="oxhi7"></meter>